港媒透露:“独枭”陈家驹 弃保潜逃荷兰

来源: 香港卫视 2020-06-10 14:44:57

11.jpg

陈家驹(资料图)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记者获悉,正在保释候审期间的“港独”组织“学生独立联盟”(也称“香港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于本月初弃保潜逃,目前可能已在欧洲荷兰匿藏。知情者透露,自上月下旬传出港区国安法立法消息及全国人大通过立法决定后,陈家驹曾多次私下向友人表示担心自己会被捕,更四处打听及搭路,计划潜逃。陈家驹去年6月10日因非法集结罪被捕,保释期间每周要到警署报到一次,但至本月4日,陈家驹没有按时到警署报到,之后被揭发已于当日乘坐荷兰皇家航空班机离港,前往荷兰阿姆斯特丹。他也成为继“本土民主前线”黄台仰、李东升后,又一个弃保潜逃的“港独”组织头目。

据知情者透露,近年高调宣“独”的“学独联”召集人陈家驹在港区国安法消息公布后非常不安,曾在facebook表示十分担心梁颂恒(“香港民族阵线”发言人)、钟翰林(“学生动源”召集人)等“港独”组织头目。陈家驹亦多次向友人私下表示希望“走佬”,更主动向早前潜逃到台湾的同党查询,最终决定在本月初弃保离港,认为当天全港关注维园集会,方便他低调离开。

 

脸书频密发帖突然沉寂

 

据悉,6月4日当日,陈家驹原本须到秀茂坪警署报到,但直至当日深夜,警方发现陈家驹并无现身报到,于是通知上峰。消息透露,有人当日在机场候机大厅见到陈家驹,应该是乘坐中午时间离港的荷兰皇家航空KL888班机。记者翻查资料,发现该航班的目的地是阿姆斯特丹。

其实陈家驹玩“消失”早露端倪,他的个人facebook及“学独联”facebook几乎每天都有更新,但至5月26日突然停顿,直至6月6日才突然上载一段黄子华的栋笃笑影片,相信是他在“安全抵埗”后故意上载短片以掩人耳目。

资料显示,陈家驹于去年6月9日游行结束后,涉嫌煽动现场激进分子在湾仔一带堵路,于次日凌晨被警方拘捕,被控非法集结罪。有消息透露,陈家驹在保释期间,曾企图模仿“香港民权抗争”头目杨逸朗弃保潜逃的方式逃到台湾匿藏,但因“罪名太轻”而被台方拒绝。

 

被捕保释后即鬼祟赴台

 

陈家驹2018年成立“学独联”,更宣称会在海外成立“港独”组织。而在去年6月10日被捕后数日,陈家驹便与“学生动源”钟翰林等多名“独”人飞到台湾,与“台独”势力见面,于6月21日才一起返港。媒体去年6月曾报道,陈家驹一落机,便立即冲到机场找换店,把一大叠现钞兑换成港币,其间陈家驹不停鬼祟四处张望,生怕被人认出,当兑换完成后,陈家驹立即将钱放进背包,随即便去了湾仔参与包围警察总部活动。据了解,机场找换店的汇率明显比市区找换店低,陈家驹宁愿“蚀水”也急急在机场兑换,明显是不想在市区被人发现。

 

 12.jpg

去年6月28日G20大阪峰会前,陈家驹(后排右一)与被取缔的“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前排中)、钟翰林(后排右二)等人在日本政客撑场下,在大阪宣“独”。(资料图)

 

回港不久,陈家驹便与钟翰林加入陈浩天发起“G20 Free Hong Kong”行动。当时陈浩天代表“港独”与海外反华组织“自由印太联盟”合作,陈浩天亦同时是该组织的筹委会成员。在去年D20峰会在日本大阪举行前,陈浩天率陈家驹、钟翰林及数支大学“独庄”成员抵达大阪。在6月28日,一行人在数名日本政客陪同下举行记者会,陈家驹虽然没有发言,但一直举着港英龙狮旗站在陈浩天身后充当背景板。

今年1月1日,陈家驹与多名“港独”组织联手,组旗队进行播“独”游行。这也是陈家驹最后一次以“学独联”名义举行公开活动。

 

高调招兵买马 组“暴独”死士

 

怀疑潜逃到海外的“港独”组织头目陈家驹于2018年3月成立“学生独立联盟”,声称是要“填补学界抗争力量空缺”,主要成员是大学生。该组织成立初期,陈家驹以“猫灵”的网名积极在煽暴论坛“连登”广发文宣招兵买马,以吸引年轻“独”人加入。其中,何俊谦(网名“关爱座”)和吕俊贤等人亦相继加入“学独联”并成为所谓“十死士”,并大肆鼓吹“以死相搏”。为了抢夺“‘港独’光环”,2018年5月,陈家驹以声援被判刑的“本民前”头目梁天琦为名,刻意选在旺角举行集会,吸引逾百支持者到场,其后陈家驹多次与其他“港独”组织合作发起多个美化“旺暴”、“光复上水”等煽暴活动。

 

 13.jpg

2018年8月,陈家驹在外国记者会外“声援”陈浩天,因不服从警方指挥被捕。(资料图)

 

“声援”煽“独”陈浩天

 

2018年7月,政府宣布将取缔“香港民族党”,但该组织头目陈浩天仍于8月到“FCC”(外国记者会)演讲,与陈浩天关系密切的陈家驹则带领支持者到场外“声援”,当时参与“声援”的还有荃湾区议员谭凯邦等人。

“学独联”行为激进,去年3月,其核心成员何俊谦因理大“民主墙风波”不满校方决定而带头冲击理大办公室,最后酿成暴力事件,何俊谦最后因违反校规而被勒令退学,在这段期间,陈家驹也曾多次率支持者到理大“声援”何俊谦。

陈家驹与“学生动员”钟翰林、“香港民族阵线”梁颂恒和“香港民权抗争”杨逸朗等多名“港独”组织头目关系密切,多次联合发起“港独”集会和游行活动。去年初,陈家驹被踢爆是“假学生”后,他又成立新组织“香港独立联盟”掩人耳目,但其实是“两个招牌,一套人马”。

 

非法集结罪下月开审

 

一年前的6月9日,黑暴分子首先在金钟拉开暴力乱港的战幔,当日有份涉嫌煽暴冲击立法会的“学独盟”(也称“港独联”)召集人陈家驹,与另外八人被控非法集结罪但获法庭保释,控方曾要求法庭禁止各被告离境,但被法官拒绝。法庭原定陈家驹等人的案件于下月17日审讯。

 

控方曾要求禁其离境被拒

 

今年30岁的陈家驹,去年6月9日傍晚和另一“港独”组织“学生动源”,在社交平台煽动包围立法会,扬言会将行动“升级”,至翌日凌晨,大批黑魔在金钟和湾仔逞暴,其间,包括陈家驹在内的大批涉案者在湾仔被捕,其中陈等九人被控于2019年6月10日在分域街及柯布连道之间的告士打道一带,连同其他人参与非法集结,案件今年1月2日在东区裁判法院提堂,各被告毋须答辩,控方不反对各被告担保,但要求众人不准离港及交出旅游证件,辩方则申请各被告保释期间毋须遵守不得离港的限制。

裁判官林子勤最终批准九名被告分别以1,000元至3,000元现金保释,其间只须居住在报称地址及每周到警署报到一次,但不用遵守宵禁令,也不限制离港,惟离境前24小时须通知警方。而陈家驹的保释条件是每周须到秀茂坪警署报到。其中陈家驹等人的案件原定3月3日再讯,惟因疫情关系,押后至7月17日再讯。

 

入荷豁免检疫疑有人牵线

 

至本月4日,警方发现陈家驹没有按时到警署报到,也无法联络到他。其后,警方追查其行踪,发现陈家驹已经香港国际机场离境飞往荷兰阿姆斯特丹,但当时包括荷兰在内的欧盟或申根地区国家,因新冠肺炎疫情肆虐,采取了入境限制,只有13类人获豁免入境限制,包括所有欧盟和申根地区国家公民(包括英国公民)、相关国家公民的家庭成员、长期居民、具有合法居住权或持有上述任何国家的长期签证(D-visa)人士、过境旅客(除非禁止在另一个欧盟或相关国家过境)及需要国际保护或其他人道主义原因的人士。换言之,陈家驹有可能获得至少一个豁免资格,相信当中有人替他牵线策划潜逃路线。

另外,“港独联”也于去年7月20日卷入黑暴炸药案,警方在荃湾一工厦单位搜出大量 TATP烈性炸药案,被捕者当中包括该组织成员邓梓骢,陈家驹其后召开记者会为邓梓骢辩解。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责任编辑:海涛

相关推荐
热门资讯
2010-2018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备102272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