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宜发】高歌赞美新生活

来源: 香港卫视 2022-06-29 18:00:25
高歌赞美新生活
 
徐宜发
 

  “七·一”前夕,以“赞美新生活,奋进新征程”为主题的书法艺术展,在郑东新区书城拉开帷幕。来自不同行业、不同岗位的书法爱好者,饱蘸深情挥毫泼墨创作了一幅幅书法作品,从不同侧面展现祖国新变化,放声高歌赞美新生活,豪情满怀奋进新征程。

  我是新中国的同龄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沐浴着党的阳光雨露一天天长大。父亲是一名普通的铁路工人,打我记事就常念叨:“长大就是开火车”,“开火车”像一粒种子埋在了我幼小的心灵。1956年金秋时节,我和小伙伴们走进了铁路小学,那是1956年的初秋。至今我也说不清楚啥时候喜欢上了写作,无论是上小学还是上中学,课余时间总是爱写点小文章,毫不谦虚地说,就这点爱好还受到了我们语文老师的宠爱。每每想起这些事,心里总是甜蜜蜜的。

  1965年夏天,我初中毕业毫不犹豫考上了郑州铁路机车司机学校,这儿可是培养火车司机的摇篮。不知道有多少人向往,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无奈。

  我很幸运,完成学业我走进了机务段登上了火车头,走上了我的逐梦之路。感恩时代的厚爱,在我还是风华正茂“小青年”的年代,便成了令人羡慕的火车“大车”,天天风里来雨里去驾驶着钢铁巨龙奔驰神州大地。我把火车司机这个岗位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从不敢有丝毫马虎,“安全正点”四个大字时刻都闪烁的我的眼前,像不断警醒我安全永远是铁路运输的生命线。1978年一纸命令我离开了火车司机岗位,改行从事企业的文秘工作。“闸把子”换成了笔杆子,在一个全新的领域让我享受和感悟新的生活。不过,虽说我离开了火车司机岗位,可我并没有离开火车头,我与火车头相伴走过了一年又一年。

  1998年初秋的一天,我到宝鸡检查工作,让我第一次领略到秦岭的巍峨与壮观。早晨7点多钟,我们登上牵引北京西开往攀枝花的117次列车的机车。宝鸡到秦岭坡道大,弯道多,牵引条件困难,使用两台电力机车牵引客车。这天,担当牵引任务的是宝鸡机务段韶山1型053号和韶山6B型027号机车。同我们一起检查工作的西安分局副分局长汲万本同志告诉我,这两种机型的电力机车都是株洲电力机车工厂生产的,特别是韶山6B型机车功率大,科技含量高,很适合在山区跑。他还说,宝成线建成通车可不是容易的事。说到这儿,汲局长像打开了话匣子讲述着宝成线的故事……

  宝成线修建于五十年代,那个时候新中国刚成立不久,设备条件、技术条件都很落后,面对复杂的地理情况,老一辈铁路工人像战争年代那样,不怕流血流汗,为了宝成线的建设献出了青春,献出了终身,有的甚至献出了年轻的生命。那些不畏艰险,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永远鼓舞着我们,激励着我们。建成后的宝成线,仅从宝鸡到秦岭45公里线路上就有47个山洞,过了洞就是桥,过了桥又是洞,线路最大坡道30‰。它如同钢铁腰带盘绕着崇山峻岭,伸向那遥远的地方……宝成线的建成通车为我国铁路建设开劈了一条创业路。

  7点42分,列车正点开出宝鸡站。担当这趟列车牵引任务的是年近半百的老司机杨师傅,他中等个头,1971年入路,1976年提升司机,一口纯正的陕西方言,说话干脆,干活利索,有丰富的行车经验,进口的、国产的电力机车都开过。看到他那操纵机车的动作,我这个也曾开过车的人打心眼里佩服。车出宝鸡站一过渭河桥就是8.6‰的上坡,刚拐过弯坡度就达到19.2‰。杨师傅细心驾驶着机车,不时地用脚点动自动撒砂阀向钢轨上撒砂,增加钢轨与车轮的磨擦力,防止车轮空转,保持着列车正常运行。机车一会儿左拐,一会儿右拐;一会钻山洞,一会儿跨桥梁,向着大山深处驶去……

  车过杨家湾,天上出现乌云,不多一会儿,小雨就下了起来。我知道,由于线路坡道大,钢轨容易打滑,列车因拉不动而被迫停车。杨师傅更加小心谨慎,他一面盯着前方还不时地看看操纵台各仪表的变化,细听机车在运行中发出的各种声音。司机室里没有一个人说话,电机工作的嗡嗡声和车轮与钢轨接头的撞击声交织在一起,构成雄壮的列车进行曲,回荡在秦岭大山之中。杨师傅手脚并用,右手不停地移动着操纵手柄,左脚点动着撒砂阀,车速时儿下降,时儿回升,时儿又下降……快到观音山站时,速度由原来的每小时53公里,降到了每小时16公里,司机室里,空气异常紧张,我都捏了一把汗,唯恐停车造成事故。杨师傅心里比我还急,干脆站起来操纵。终于闯上了坡顶,车速逐步回升。列车又恢复了常速,在山峰中穿行。

  按列车调度员的按排,列车运行到观音山车站稳稳当当停车了。站在观音山车站,只见一座座山峰直插云端。杨师傅告诉我:“你向右看,铁路围绕山峰盘旋而上,出现三层铁路,前面的青石崖车站就在第二层,过了青石崖车站再往上爬就是秦岭车站,在最上边一层。”向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我看到一列货车在远处蠕动。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这刚才还蠕动的列车突然变成钢铁巨龙,从我们旁边呼啸而过。我们交会了这趟货之后又开始前进了。杨师傅还是那样的精心,那样的谨慎,熟练地驾驶着机车。一个个山洞,一座座桥梁,云里来,雾里去,列车终于到了秦岭车站。秦岭主峰海拔3767米,秦岭车站处于海拔1800多米处,是我局海拔最高的一个车站。列车开始转入下坡,旁边出现一条小溪,涓涓细流,顺着宝成铁路向着远方奔去。这条小溪就是嘉陵江的源头。弯弯曲曲,曲曲弯弯,涓流成河汇集成江,并入长江,流入东海。宝成线,这条钢铁运输线秀,条件艰苦,地形复杂,养育了一代又一代机车乘务员、优秀的火车司机。他们日日夜夜,无论山风呼啸,无论风雨雷电,常年穿梭在秦岭山脉之中,练就了精湛的技艺,涌现出一批又一批英雄模范,塑造了穿山越岭忙运输,飞云驾雾保安全的英雄群体。宝成铁路是一条英雄之路。

  回到郑州,我安奈不住澎湃的激情,挥笔疾书很快出手了一篇散文《初过秦岭》并见诸于报端。随后,又撰写了大量的纪实文学作品,记录了神州大地铁路前进的步伐。200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在文学创作的大海里遨游,汲取新的知识和营养。几十年的铁路生涯我先后经历了蒸汽机车、内燃机车、电力机车和高铁动车组列车时代,见证了中原铁道的发展。我用手中的笔将亲身经历,用纪实文学的形式撰写了数百万字的文学作品,并在《文艺报》《人民铁道》《工人日报》《河南日报》《中原铁道报》《郑州日报》等各大主流媒体发表,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

 

  回望我走过的路,是党的阳光雨露哺育我成长。我知恩感恩,在书法艺术展活动中,挥笔创作了“赞美新生活,奋进新征程”行书作品,放声高唱我心中的歌!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责任编辑:海涛

相关推荐

香港卫视2022/06/29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2/06/22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2/06/22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2/06/13

热门资讯
2010-2018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备102272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