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章】啊!圉镇的圆月---访蔡文姬故里

来源: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 2020-10-20 12:20:12
啊!圉镇的圆月---访蔡文姬故里
 
范文章


自从“文姬归汉”的故事打动了我的心灵以后,每当吟哦起那悲天怆地的《胡笳十八拍》和《悲愤诗》,总要泛起访问圉镇的念头。因为,那里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女诗人蔡文姬的故里,有着许许多多关于她的神奇传说……


汽车在布满霜花的豫东大平原上疾驰,车窗外成熟的秋庄稼编织着这片古老大地的繁荣,高天,淡云,萧瑟的秋风,掠空的雁阵,酝酿出“文姬归汉”的氛围,历史的镜头一下子推到一个遥远的时代,任你跨越时空,去想象、去勾画心灵中崇拜的那个偶像。在历史的朦胧中,我依稀看见蔡文姬正在迎候我们。待到历史与现实拉开了距离,我才定睛看到,那是矗立在圉镇中心广场上的蔡文姬汉白玉雕像。


蔡文姬雕像在秋阳下闪着银光。她身披斗篷,站在黑色大理石砌成的高高的底座上,双目炯炯,凝视着南方,右手抚在胸前,左手持着诗卷,正在吟诵一首刚刚写就的诗章。一代女诗人洒脱的气质和典雅的风范再现在故乡人面前。但细心的参拜者也不难看到,蔡文姬那紧蹙的双眉间依然流泻出淡淡的愁绪,那紧绷的双唇中依然漫溢着哀哀的幽怨。那愁绪,曾经是故乡长空的缕缕白云:那幽怨,曾经是故乡小河的涔涔流水。故乡人看得见,听得出,一直牢牢地记在心里,任朝代更迭,沧桑变换,至今没有消失。

蔡文姬的故里陈留郡圉镇,有着悠久的历史,自商汤封夏后于杞地始便在这里建城。据史书记载:该城为春秋陈地,“郑取之,苦楚之难,修干戈于境,以虞其患,故曰圉”。到了西汉时,圉城已初具规模,朝廷置圉县。蔡家祖籍本不在圉县,其先世早年曾显赫于关陇,到了文姬的高祖辈才举家东迁,定居圉县。蔡家用祖留家赀,盖起了房宅,购置了田地,不及两代便成了圉县周围数十里内有影响的豪门大户。然而,在东汉末年天下大乱之中,这里的人们也饱受着频仍的战祸之灾、流离之苦。蔡文姬曾满含对故乡土地和乡亲的深切同情,发出了“城郭为山林,庭宇生荆艾”“出门无人声,豺狼号且吠”的声声哀叹。如今时过境迁,圉镇也换了人间。故乡大地上荡漾着的阵阵和风虽吹不散她眉宇间的愁云,故乡天空中抛洒着的丝丝笑雨虽洗不去她满面的幽怨,但那已凝固为《悲愤诗》和《胡笳十八拍》的诗篇,凝固为一个个生动而悲怆的历史故事。

记得几年前的一个暮秋天气,我曾怀着一颗虔诚之心,裹一身秋天的阳光,来到陕西蓝田的蔡王村,凭吊蔡文姬的英灵。湛蓝的天空下,潺潺流淌的蓝水河是那么的清冽;融融的秋阳里,坦荡的原野上一抹金黄色。高空中列阵南翔的雁群发出凄厉的叫声,树枝上不时落下几片黄色的枯叶,空旷的天地间被一片悲凉的气氛笼罩着,秋风在寂寥原野的沟沟壑壑弹奏着琴弦,蓝水河涌起一层层波浪,好像翻开一页页史书。我依稀看见,蔡文姬正吟唱着《胡笳十八拍》,从历史中向我们走来。

在一条川道里,我找到了蔡文姬的墓冢,千里迢迢为寻她的英魂而来,当她的墓冢映入眼帘的时候,我的心里蓦地萌动出一股抑制不住的喜悦,然而顷刻便被淡淡的哀思冲去了。一代女诗人的墓冢,既没有同在八百里秦川里的秦陵那样巍峨,也没有汉陵那样雄浑,更没有唐陵那样高峻,只是一丘黄土在秋风中孤零零地瑟缩着。我伫立在她的墓前,想着她那坎坎坷坷、悲悲怆怆的身世和经历,止不住吟诵起她的《胡笳十八拍》:

·····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

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天南海北头?

我不负天兮天何配我殊匹?

我不负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

制兹八拍兮似排忧,

何知曲成兮心转愁……

我此时此刻吟诵着这悱恻凄婉的诗篇,俯瞰大地,遥望长天,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蔡文姬死后之所以未归葬故里而厝柩蓝田,是因为那里有其父蔡邕的别墅。今蔡文姬墓地所在的蔡王庄,就是由看墓人一代一代繁衍起来的。村上的人世世代代春秋祭祀蔡文姬,护其墓,耕其田,深情地怀念着她的英魂。我想,九泉之下的蔡文姬该一扫悲愁离愤了吧?这里是她汉民族的故乡,山川秀丽,民风古朴,与彼时的南匈奴该是何等的天壤之别!就在这思绪飞扬的一刹那,我仿佛感到蓝水河欢唱起来了,九泉之下的蔡文姬也朗朗地笑出声来了。虽然,蔡文姬已离开我们一千八百多年,但她的墓地依然是一处值得瞻拜的地方,是一处令人久久不忍离去的地方。因为,那里埋葬着的是一页令人回味不绝的历史,是一个昭示后来人绵绵思索的象征。这页历史闪耀在华夏大家庭的神龛里,这个象征无形地矗立在华夏大地上,眼前的一丘黄土只不过是一个弱小的标志而已。


访问蔡文姬故里那天,我先到圉镇政府办公室里说明了来意。一位工作人员放下手头的工作接待了我。从他那份热情中,我分明感受到故乡人对蔡文姬的热爱与怀念。他领着我在圉镇一条幽长的小胡同里,找到了蔡文姬故居遗址。由于年代久远,昔日的蔡府大门早就被无情的岁月尘封,如今的蔡府遗址已成为一个巨大的土坑,坑里存有积水,水面上布满楔入坑底的木桩。我知道,那坑里一定养有鱼虾,豫东大平原上的养鱼塘大都是这样的,楔人木桩,是为了防止有人用网偷捕。土坑的四周,坐落着清一色的农家小院,静悄悄的,祥和中弥漫出古老民风的淳朴。土坑的水面上,鸭群悠闲自得地划着水,还不时地振翮叫几声。

早就听说,蔡府故宅有一眼汉代古井,但我们四下搜寻也不见踪影。镇政府的那位工作人员也纳闷起来,因为他去年陪同外地有关人员来考察蔡府故宅时曾亲眼看见过。正当我们仍在苦苦寻觅时,家住蔡府故宅旁的一位姓梁的农民回来了,他听说我们要看那眼汉井,便不由分说地回到自家院里拿来了铁锹,在一片荒园里挖了起来。原来,老梁怕这眼汉井受损,便自觉地承担起保护责任,把它用水泥预制板盖了起来,还在上面封了一层土。不一会儿,老梁已挖开了土,预制板露了出来。他放下铁锹,用力把预制板掀了起来,一眼古朴的汉井便呈现在我们眼前了。我探身望去,见它并不是很深,井底水源已经枯竭,砖砌的圆形井壁上,生长着绿色的苔藓,好像在眨巴着眼睛诉说着故乡的历史。我深情地审视着它,很久很久,没有移开目光,心早已飞向蔡文姬生活的那个遥远的时代。我在想,虽说蔡文姬没有在故乡留下多少遗迹可供后来人凭吊,却在故乡人心中留下了个代代引以自豪的形象。诚然,任何遗迹总有消失的时候,但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却会在天地间长存。故乡人把对蔡文姬的崇敬编织成有声的故事,一代一代地传说着,传说着……

蔡文姬生下来刚满百日那天,正值一年一度的重阳佳节,蔡家人在大厅里置办了酒席,按照圉县的民间风俗,让她“抓前程”。桌面上摆满了杂乱的物品,有笔砌书帖,有琴棋书画,有刀弓箭囊,还有菱花铜镜、胭脂盒、首饰匣以及花花绿绿的裙襦、商幌、兽皮、鸡翎等。她好奇地看看桌面上的东西,伸出小手抓起了胭脂盒玩了一会儿便丢开了。接着,她又把目光盯在了围棋和鸡翎上,不过一直没有动手去抓。最后,她牢牢地抓住了一支毛笔,再也不肯撒手了。蔡家人见状,一齐欢呼起来:“好啊,太好了!”原来,那支毛笔是蔡家的传家之宝,早在汉平帝元始年间,蔡文姬的七世祖蔡勋便开始使用它,并把它取号“诚真”。当时,蔡勋为眉县令,为人耿直,为朝忠诚,把眉县治理得政通人和,井井有条。王莽新政时,迁升蔡勋为郡守,蔡勋当即用“诚真”写了一篇痛斥王莽的檄文,然后把拜迁的印绶抛在了地上,弃官避入终南山中。从此以后,尽管蔡家门势时起时落,但后辈人一直都把“诚真”当作传家宝珍藏着,一代一代传递着。蔡文姬看着那么多东西不抓,却偏偏抓住了“诚真”,蔡家人怎会不喜出望外呢?父亲蔡邕双手把她抱进了怀里,亲了又亲,嘴里不住地说:“我们蔡家有希望了,后继有人了!”

蔡文姬到了四岁那年,蔡邕便开始对她进行启蒙教育。蔡邕是当时大名鼎鼎的文学家和书法家,还精于天文数理,妙解音律。梁武帝曾说:“蔡邕书,骨气洞达,爽爽如有神力。”他的字整饬而不刻板,静穆而有生气。除闻名遐迩的《嘉平石经》外,据传《曹娥碑》也是他写的,章法自然,笔力劲健,结字跌宕有致,无求妍美之意,而具古朴天真之趣。蔡文姬生活在这样的家庭,自小耳濡目染,既博学能文,又善工诗赋,兼长辩才与音律。蔡邕每天都要抽出时间,把她叫到身边,教她歌谣或者诗赋。蔡邕悉心教,她用心学,父女俩有教有学,其乐融融,不知不觉中,她已能吟诵出许多诗句来。一天,蔡邕在庭院里研读《诗经》,蔡文姬在一旁玩耍。沉浸在诗境里的蔡邕,情不自禁地吟诵起《关雎》来。他的话音刚落,耳边突然响起一阵甜胞的童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蔡邕听见是女儿在吟诵,一下子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验证听觉,他又把自己在北疆流放途中所作的《饮马长城窟行》吟诵了一遍。吟诵罢,他把女儿叫到跟前,要她复诵。蔡文姬知道这是父亲在有意考问她,便张开小嘴,稚声稚气地背了起来,那么一首长诗,竟然背得一字不差。蔡邕被女儿的记忆天赋折服了!他高兴地把女儿抱了起来,一下子举过头顶。从此,蔡邕更加认真地教育女儿,到蔡文姬七岁时,已能吟诵上千首诗词了。


在汉代圉县城的西门里,有一座望月楼。每值三五之夜,满城人都要到望月楼赏月,幼时的蔡文姬也曾多次随蔡邕登上望月楼,一边弹琴,一边赏月。蔡文姬三岁那年的中秋之夜,月光似乎特别明朗,直照得圉县城里亮若白昼。她和父亲坐在望月楼上,看着一轮玉盘从蓝蓝的天幕上缓缓地碾动,尽情地把一抹银光挥洒在大地上,圉县城里顿时沉浸在一片明丽之中,犹如仙境一般。蔡邕触景生情,操起了“焦尾琴”。琴声弹皱了月光,秋风一吹,那月光仿佛也荡漾起来。一时间,人们忘情地端坐着,虔诚地倾听着,沉醉在这明丽的仙境里,任悠长的琴音导引着去超度各自的魂灵。蔡邕更是陷入美妙的旋律之中,手指把那琴弦拨动得如行云流水一般。突然,只听“嘣”的一声,琴弦断了一根,正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的蔡文姬好奇地问:“父亲,你怎么把第二根弦弄断了?”蔡邕好生奇怪,小小年纪怎么知道是第二根弦断了呢?他又弹了一阵,故意又弄断了一根弦。蔡文姬又说:“父亲,这次断的是第四根弦。”蔡邕一阵惊喜,女儿自幼便识音律,长大定是有用之才。以往,他的焦尾琴是任何人都不能动的,连蔡文姬也只能远远地看着他弹奏。他之所以视这张琴如绝世之宝,是因为它有着不同寻常的来历:一次,他在江南游历,住进一家小店,忽然听到一阵烧劈柴的爆响声,上前一看,发现灶膛里正燃烧着上等的梧桐木。他知道,梧桐木是制作琴瑟的好材料,便不顾一切拽出来一截,请人雕成了一张七弦琴,轻轻一弹,琴声果然不同凡响。因为这张琴的尾部留有烧焦的痕迹,他就把它命名为“焦尾琴”。他常常对人夸起,这张焦尾琴可与齐桓公的“号钟”、楚庄公的“绕梁”、司马相如的“绿珠”相媲美,也是一件稀世之物。如今看到女儿有着高超的音律天赋,蔡邕自然高兴。他把女儿叫到跟前,问:“你想学琴吗?”蔡文姬答道:“琴棋书画乃蔡家之宝,我为蔡家之后,岂有不学之理?”蔡邕听了更是欢喜,自此便悉心教女儿弹起琴来。蔡文姬自幼聪颖,一学就会,一听就懂,往往是蔡邕刚弹奏一遍,她便心领神会,深得要领,弹奏起来,节奏分明,韵味优美。到了十二岁时,她的琴艺已与父亲不分伯仲,每每操起琴来,便会有百鸟在上空盘旋,和着悠扬的琴声鸣啭。今望月楼虽已不复存在,然人们盘桓在它的废墟上,仰望天际明月,那婉转悠扬、清脆激越的琴声仿佛还萦绕在耳边,故乡人思念先贤之情,也就油然从心里升起。

蔡文姬一生命途多舛。东汉初平元年(190),她随父亲来到都城长安,大约两年以后,她嫁给了河东卫仲道。当时,天下大乱,朝政腐败,以豪强地主为代表的地方势力逐渐坐大,大将军何进被宦官“十常侍”杀害后,陇西军阀董卓又进军洛阳尽诛“十常侍”,把持朝政。为巩固自己的统治,董卓刻意笼络当时名誉京师的蔡邕,将他一日连升三级,拜为中郎将,封为高阳侯。后来,董卓火烧洛阳,迁都长安,引起地方势力的联合反对,最终为吕布所杀。当时,蔡邕受到株连,被治死罪,他请求黥首刖足,以完成《汉史》的撰写,士大夫也多矜惜而救他,说:“伯喈旷世逸才,诛之乃失人望乎?”但他终为奸佞构陷,囚死于长安狱中。几个月后,蔡文姬的母亲也去世了。失去了双亲,她只好迁居父亲在京畿蓝田的乡间别墅。然而偏偏祸不单行,第二年卫仲道也离开了她。她悲痛万分,把丈夫的灵柩护送回故乡安葬,并身着素服。结庐为丈夫守墓。当时正是天下大乱的动荡年代,蔡文姬在丈夫墓前为胡兵所掳,遭受凌辱和鞭打,并被掳至匈奴。在那里,蔡文姬虽然受到左贤王的厚爱,但“思蜀”之心依然时常煎熬着她。在风吹草低的大草原,她时时满含热泪仰望着天地间那一轮明月,呼唤苍天,为什么偏偏让她这个弱女子独自漂流?问询大地,为什么偏偏让她这个苦命人四处流浪?她思念故乡,思念故乡的亲人,然而,故乡在哪里?亲人又在何方?多少次,她在帐篷前的草地上,弹起从家乡带来的焦尾琴,让琴声诉说她那抽不完斩不断的愁绪。她多想托蓝天上的明月,带去她对故乡、对亲人的问候啊。久而久之,她的形象也印在那一轮明月中了。年年都要赏月的故乡人,有一年突然看到月亮中有一位仙女在边弹琴边歌唱,面容倦怠,哀婉动人,人们望着,望着,止不住和那仙女一起欷歔起来。故乡人说,那是文姬姑娘在思念家乡亲人啊!

感谢一代豪杰曹操,他在统一了中国北方之后,派使臣用重金赎回了蔡文姬。据说,当年曹操派出的两位使臣,一位叫董祀的中途患了病,另一位叫周近的护送她回到了邺城,住进了铜雀台旁边的西苑。周近密报曹操,说董祀在匈奴与左贤王互换宝剑图谋不轨,途中还曾夜入蔡文姬住宅,曹操一听勃然大怒,不由分说便下令处死董祀。消息传到西苑,蔡文姬还未起床,就披发跣足跑上铜雀台,为董祀求情。曹操随即收回成命,派人把董祀接到了铜雀台上,亲自做媒,把蔡文姬嫁给了董祀,还在台上设宴为其压惊。席间,蔡文姬操起焦尾琴,弹唱了《悲愤诗》。听着那悲悲切切、如泣如诉的琴音,在座的人无不潸然泪下。曹操也忍不住连声赞叹:“好诗!好诗!这简直是用血写的,连天地鬼神都骂了!”曹操接着问道:“闻夫人家多存典籍,能记忆否?”蔡文姬从小就以班昭为偶像,处处留心家藏典籍,博览经史,有志与父亲一起续修汉书,于是答道:“昔亡父赐书四千卷,流散失落,已无所存,能背诵记忆者,盖四百余篇。”曹操说:“今当使十吏帮夫人誊写之。”蔡文姬说:“闻男女之别,礼不亲授;乞求笔纸,真草唯命。”曹操欣然应允,蔡文姬于是回到西苑,昼夜默书,八年之中,她“追所诵忆,载四百余篇”,继承了父亲续写《后汉书》的事业,为祖国整理了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

秋日的黄昏,显得那么深沉与凝重。当我再一次把敬仰的目光投向蔡文姬雕像时,我的耳边同时响起了童年时齐诵的蔡文姬诗章!那是从故乡学堂里走出的学子,正潮水般地向蔡文姬雕像前涌来。蔡文姬遗风正沐浴着故乡的后来人,去成就新时期新的伟业!

当一轮明月再次从东天升起的时候,我有幸和蔡文姬故乡的亲人们一起围坐在望月楼遗址上,把酒向月,谈论着今年的好收成,憧憬着明年的好时光。

啊!圉镇的圆月!


作者简介:

范文章:南阳方城县人,知名文化学者,河南省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原《青年导报》社长兼总编辑。有《地脉》《呼吸中原》《皈依》《中国历代名人墓地纪游》《踏访三国》《萦记》等多部文集出版。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责任编辑:亦锴

相关推荐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10/20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10/14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10/08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09/28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09/15

热门资讯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10/19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10/18

国家卫生健康党建文化平台2020/10/19

2010-2018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备102272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