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章】泷冈荻花飘一一访欧阳修故里

来源: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 2020-02-22 09:59:44

泷冈荻花飘-访欧阳修故里
 
范文章


欧阳修在《醉翁亭记》里说:“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他的故里永丰县,原属吉安管辖。吉安古称庐陵,境内丘陵绵亘,河谷纵横,城傍庐水。从地理位置来看,永丰正处于吉安和临川的中间,而吉安和临川都是我国古代江南西道文化底蕴丰厚,人文景观众多、历史名人荟萃的地方。吉安有杨万里、文天祥,临川有王安石、汤显祖,两地交汇的永丰,出了有宋一代的大文豪欧阳修。

出吉安市区去永丰县,一路上风光旖旎可人。节令已是暮秋,在我的家乡已有了萧索气象,但这里依然绿意盎然,生机勃勃,丝毫没有秋至冬临之感。一进入永丰县地界,山冈明显多了起来,树木也明显密了起来。汽车盘旋在红色的冈陵上,往上看翠绿葱葱,往下看流水淙淙,不住地掠过车窗的风景,美不胜收,直看得人眼花缭乱。过了永丰县城,汽车折向南行,沿途的山冈好像高了起来。那依偎在山陵褶皱里的古老村落,倔强地扎根在红土地上,身上缠绕着攀缘植物的古樟,还有这里一团那里一簇的凤尾竹,不约而同地挽留着我的视线,是那么的热情,又是那么的深情,好像有许多话要对我说,有许多故事要对我讲。但此刻我的心早已飞到了一个叫作沙溪的地方,它是个很小很小的地方。就在这个地方,一千多年前有一个孩子悄然走出,我国文学星空从此升起了一颗明亮的星。他就是欧阳修。六十六年后,王安石在《祭欧阳文忠公文》中写道:“如公器质之深厚,智识之高远,而辅学术之精微,故充于文章,见于议论,豪健俊伟,怪巧瑰琦。其积于中者,浩如江河之停蓄;其发于外者,灿如日星之光辉;其清音幽韵,凄如飘风急雨之骤至;其雄辞闳辩,快如轻车骏马之奔驰......”

就因为这里走出了欧阳修,许多人便记住了这个叫作沙溪的地方。

沙溪。一千多年前一个孩子从这里悄然走出,我国文学星空从此升起了一颗明亮的星

在急切的期待中,汽车停在了沙溪。我走下车来,看到这个山区小镇近年来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但刻意装饰的时尚还没有完全掩盖昔日的面貌。可以想象,这个地处赣中丘陵地带的古老乡镇在它与外面世界隔绝时的模样:小桥流水,古藤老树,炊烟缭绕,鸡鸣犬吠,弥漫着浓郁的山村气息和古朴遗风。据史书记载,这里虽然是欧阳修的故乡,但他实际在这里生活的时间并不长,尽管如此,故乡的一切在他的脑海里还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打下了深刻的烙印。他在《寄题沙溪宝锡院》中写道:“为爱江西物物佳,作诗尝向北人夸。青林霜日换枫叶,白水秋风吹稻花。酿酒烹鸡留醉客,鸭机织苎遍山家。野僧独得无生乐,终日焚香坐结跏。”字里行间漾溢着他对故乡风物的千般钟爱,寄寓着他对故乡亲眷的万般怀想。

沙溪的西阳宫是欧阳修具体的故里所在。《庐陵风物志》记载:西阳宫“面山枕溪,拱抱明秀,金华桃园翼其左,龙阁凤冈峙其右,地之广袤六亩”。然而,西阳宫具体在沙溪的什么位置呢!?打探路旁行人,一个系着红领巾的小姑娘遥指镇南面一个叫作磨盘山的地方抢着说:“那座山的旁边有个“欧阳修中学’,西阳宫就在校园里,那是欧阳修的老家。”问明了路径,我径直向西阳官走去。诚如小姑娘所说,西阳宫就在那所校园内,正是学生上课的时候,大门紧锁着,里面静悄悄的。我轻轻地推开传达室的门,向守门的师傅说明了来意。当得知我是千里迢迢来访欧阳修故里的,他顿时热情起来,告诉我西阳宫门上的钥匙在欧阳氏后裔欧阳水秀手里。不一会儿,欧阳水秀来了。这是位热情大方、颇有修养的中年知识妇女,从寒暄中得知,她是欧阳修的第三十五代孙,平时就负责看管西阳宫,接待来访的客人。这既是政府分配给她的工作,也是她作为欧阳氏族人分内的事。欧阳水秀领着我来到宫门前,指着在秋阳照耀下闪闪发光的“西阳宫"三个大字说,这里原是欧阳修父母的坟院,当年欧阳修的母亲去世后,欧阳修从颖州将其母的灵柩运回故乡沙溪,与其早年去世的父亲合葬,同时运回的,还有他二十多年前去世的胥、杨两位夫人的遗骸。那次,他本想在故乡多住一段时间,但因其岳母去世,只好匆匆北上料理后事,没来得及为父母修建坟院。按照当时朝廷的规定,像欧阳修这样的官品,可以享受请道士为父母祭扫坟墓的待遇。于是,他便委托乡亲们修建道观,住进道士,以便春秋祭奠父母亡灵并洒扫墓地。当乡亲们挖墙基时,却意外地挖出了一口大钟,上边铸有“唐贞观己丑西阳观钟”九个大字,始知这里原来已有个道观。新的道观落成后,他曾想沿用“西阳观”这个名字,但因其父名观,为避父名讳,只好弃之,另起别名。时在宰相任上的韩琦对他说,道家的“宫”“观”之名相似,就叫“西阳宫"吧。但宫”为帝王所居之地,不敢随便使用,后经皇上特意恩准,才正式命名为“西阳宫”。

 
西阳宫是欧阳修具体的故里所在

这个说法听起来好像有些疑点,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唐朝贞观年间居然会有一座颇具规模的道观,这里居住的会是何方道士,哪路神仙,皆不得而知。但欧阳水秀说得那么肯定,丝毫不容人质疑,我也就权且信以为真吧。她一边开门锁,一边继续说,现在的西阳宫门坊是清康熙十年维修过的,“西阳宫”三个字传为康熙御笔。跨进大门,她转过身来,又指着门坊北侧上方“柱

国冢宰”四个字说,那是文天祥的手笔。康熙的字我在别的地方见过,确实与“西阳宫”三个字的笔迹相仿;至于“柱国冡宰”四个字是否为文天祥手笔真迹,我不敢妄加评论。

进人西阳宫,迎面便是“文忠公祠堂”。它与西阳宫门坊建在同一条中轴线上,是整个西阳宫建筑群的主题建筑。看过墙上的文字介绍,知它始建于北宋时期,合祀崇国公欧阳观、文忠公欧阳修父子。南宋淳熙十三年(1186),里人陈懋简重修,杨万里作《沙溪文忠公祠堂记》:“沙溪,六一先生之故乡也,有先生祠堂旧矣,屋圮于潦,里之士陈懋简拆而新之......”后经元、明、清各代多次维修,一直完好地保存到今天。祠堂为递进式双层结构,一进三开间,正面有三个大门,左右直墙各开一券门,屋顶为风火山墙式,颇有几分气势。正厅墙上,悬挂着欧阳修的画像,冠冕在身,端庄慈祥,正用传神的双目与前来拜谒者无语交谈。同我国南方大多数民间建筑一样,祠堂中间开着一个天井,秋阳斜射进来,室内光线朗照,四壁熠熠生辉,令人禁不住赞叹古代建筑的微妙奇巧。藻井、天花、川墚、驼峰等大小构件,与明清建筑风格亦相一致,体现出浓郁的江南民居特点。天井里原有一座花坛,曾经是杂花生树,蜂飞蝶舞,今仅存一棵高丈许的“千年矮树”,虬枝龙盘,四季吐翠,于古老的苍劲中吐露着青春的生机。祠前两个大石柱上有一副对联,上联为:“亮节失青春,叹离鸾苦鸣,别鹄淒吟,五夜怆神深渗澹。”下联为:"思伦褒丹陛,忆弋雁失群,丸熊课读,卅年回首尚辛酸。”联中高度赞扬了欧阳修母亲郑夫人守节自誓,教子成才的品德。我一边辨析着,一边想,在欧阳观父子的祠堂前,却不见介绍他们生平事迹和为他们歌功颂德的文字,而代之以赞颂郑夫人品德的联语,似可窥见故乡人的良苦用心。沙溪欧阳家族出了个欧阳修,门庭的辉煌达到了顶峰,但欧阳修之所以成为欧阳修,则不能没有郑夫人。欧阳修四岁丧父,含辛茹苦把他养育成人,对他的学识和人品影响最大的,是他的母亲!故乡人特意撰著了这副对联,镌刻在欧阳家祠堂前,昭示着一代又一代的欧阳氏后裔,永远铭记这位有功于欧阳家族的伟大女性。

在西阳宫,最能引起人们关注和深思的当属那座“荻楼”了。它是后人为了纪念郑夫人“画荻教子”而建的,原坐落在位于文忠公祠堂左侧的泷冈书院内,可惜现已不存,但这个故事一直在民间经久不衰地流传着。郑夫人家族是江南一个世家望族,但到她出生时,已是家境衰败,曾经的大家门第早已风光不再了。她虽然失去了大家闺秀优越的生活条件,但还是在这个有诗书相传的大家族里接受了书香的熏陶,读了不少书,接受了不少知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她遵从父母之命,嫁给了欧阳观。这显然不是一桩美满的婚姻,因为欧阳观比她年长三十岁,到四十九岁才中了进士。婚后,他们生下一个男孩,但不满周岁便被病魔夺去了性命。郑夫人失去爱子,痛不欲生,常常在睡梦中哭醒。一天夜里,她在朦胧中梦见一位仙人按落云头,突然来到她的床前,把一个男婴递到她的怀里。不久,她便怀孕了。宋真宗景德四年(1007)六月二十一日,她生下了一个男婴。当时,欧阳观正在绵州军事推官任上,这个婴儿的来世给他们带来了久违的欢乐。他们取福寿绵长的吉利意思,给孩子取名为“修”,表字“永叔”。后来,欧阳观转任泰州军事判官,郑夫人带着幼年欧阳修也来到了泰州。大中祥符三年(1010),欧阳观突然病逝于任上,时年五十九岁。他为官清廉,家无长物,孤儿寡母顿时失去了生活依靠。第二年,郑夫人带着四岁的欧阳修回故乡葬夫,得以在故乡小住。正值欧阳修接受启蒙教育的时候,家里却拮据得连笔墨纸砚都买不起,郑夫人心中很是不安。她知道,欧阳观家只剩下欧阳修一个男孩,家道振兴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他身上了。她在心里默默地说,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难,也要把儿子培养成一个有出息的人,以告慰他父亲的在天之灵。一天,她从泷江边捧了些沙子,又从池塘边割了些芦荻秆,回到家后把沙子均匀地摊在地上,拿起一根芦荻秆对欧阳修说,这就是你的“纸”和“笔”,从今往后你就在这上面练字吧!欧阳修从母亲手里接过一根芦荻秆,跪了下去,用小手平了平地上的沙子,跟着母亲一笔一画地练了来,不一会儿就学会了好几个字。许多人前来围观,他也不怯生,依然旁若无人地用白晳的小手不停地在沙地上画着,口里不时发出童稚的读字声。他觉得,一个字一个意思,一种声音,真是太奇妙了,于是越写兴趣越浓,有时趴在沙地上一写就是大半天,看得郑夫人直心疼。就这样,欧阳修从沙地上练字开始,在母亲的教导下勤奋地读书习字,学识日渐增长。颇有文化素养的郑夫人见儿子聪明颖慧,可堪造就,便注意从多方面加强对他的培养,不但辅导他学习童蒙教材,还鼓励他诵读历代名篇佳作。没有钱买书籍,郑夫人就到读书人家去借,回家抄写后供他读。有时,她还带着儿子到庙堂、佛院里去读碑文。就这样,欧阳修在故乡尽情地吮吸着知识的营养,一步一步地迈进了文学的殿堂。

画荻教子

纵观我国历史上,不乏伟大的母亲,她们不仅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分娩出后来可能成为国家栋梁之材的躯体,更值得称颂的是,她们以高尚的人格和智慧,哺育着这些孩子。像“岳母刺字”“孟母三迁”等,历来为人们津津乐道。在这些伟大母亲的行列里,也有欧阳修的母亲郑夫人。“欧阳母画荻”和“岳母刺字”“孟母三迁”一样,受到人们的称颂,成为我国古代母教文化的典范,郑夫人也被誉为我国古代“四大贤母”之一。

近年来,人们在“荻楼”的旧址上,建起了一座“画荻遗徽”坊,坊门两侧有对联:“泷冈毓秀贤慈懿范九州仰,香水钟灵太守文章百世师。”默咏这副对联的时候,我惊喜地发现里边正好嵌着我的名字!我感到一阵兴奋,在这诞生文坛一代宗师的地方,居然有这个意外的发现,是偶然的巧合,是天赐幸运,抑或是我的诚意感动了冥冥中的欧阳修?我想,是也好,不是也罢,我能从中受到鼓舞,得到激励,也就够了。这就算是我探访欧阳修故里的一个小插曲吧。

在西阳宫里,有一件国宝级的文物一一《泷风阡表》碑。欧阳水秀说,这原是立在泷冈欧阳修父母墓前的一座神道碑。因墓前神道在他们那里也称"阡”,因此阡表也称墓表、墓碑,是表彰墓中人生前事迹,赞扬其品行的一种文体。欧阳修逝世前,特意为其父母写下了这篇碑文。这是他传世最大最完整的书法珍品,有着重要的历史、文学、艺术研究价值。为了使它避免长年风侵雨蚀,20世纪60年代,江西省文物部门把它移进西阳宫内,重建碑亭加以精心保护。碑亭是一座双层楼阁,重檐歇山,飞檐翘角,雕梁画栋,结构精巧,呈现出一派古色古香的气氛。说老实话,我游历过不少地方,见过不少碑亭,包括一些皇家陵寝的碑亭,都没有产生特别的感受,留下深刻的印象,唯有这座碑亭,使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它的作用和价值,相信它的形象会长久地烙印在我的记忆里。我们跨进亭内,迎面便是这座国内咸闻的墨绿色石碑。看过介绍,得知它是欧阳修在山东青州任知州时,精心选择碑料,请能工巧匠刻上表文制成的。碑文的落款时间是宋神宗熙宁三年(1070),此时,距欧阳观去世已六十年,郑夫人去世也已十八年了。这篇只有一千多字的祭文,下笔如有神的欧阳修怎么会写了那么多年呢?原来,欧阳修早在宋仁宗皇祐四年(1052)回乡葬母时,就开始为父亲写《先君墓表》,可写了许多遍都觉得不能尽意。此后,他的官职不断上迁,直至荣登两府,皇上多次敕封欧阳家祖宗三代荣誉,他才觉得可以告慰父母在天之灵了。于是,他便在《先君墓表》的基础上,几经修改、润色,最后在青州定稿,完成了这篇祭文的写作。从《先君墓表》到《泷冈阡表》,欧阳修写了十八年。据不完全统计《泷冈阡表》先后收录于一百多种古今权威版本,虽逾千年仍遗韵流芳。

《泷冈阡表》碑,碑文是欧阳修追怀父母养育之恩写下的“动人裴戚,增人涕泪”的家史

《泷冈阡表》碑阳刻《泷冈阡表)全文,为正楷、阴文、直书,堪称欧阳修为追怀父母养育之恩写下的“动人悲戚,增人涕泪"的家史。其表曰:”鸣呼!惟我皇考崇公,卜吉于泷冈之六十年,其子修始克表于其阡,非敢缓也,盖有待也……”,他接下来用郑夫人同忆往事的口吻,通过一些看似平常但有着典型意义的生活场景的叙述,颂扬了父亲为官清廉、乐善好施,宽厚仁爱的品德,也颂扬了母亲勤俭持家、待人礼貌、贤惠通达的亮节。“鸣呼!为善无不报,而迟速有时,此理之常也。惟我祖考,积善成德,宜享其隆,”他饱蘸感恩之笔倾注了对父母的思念之情。《宋史.欧阳修传》称《泷冈阡表》“言简而明,信而通,引物连类,折之于至理,以服人心”。汉魏以来,文人撰写这种祭文,往往阿谀死者,多有言过其实之嫌,而且还常常堆砌一些成语套语,缺少具体描述,因而内容空泛,很难打动人心。这篇祭文打破了以往千篇一律的格式,注重人物的具体表现,有选择地举出几个代表性的事件,“丰而不余一言,约而不失一辞”地予以表述,构思别致,不落俗套,平朴委婉,文情并茂,将其父德母节表现得活灵活现、淋漓尽致,读后备感亲切平易、真实可信。碑阴刻有《欧阳氏世次碑》文。欧阳水秀说,当年欧阳修回乡葬母时,应族亲之请,编写了《庐陵欧阳氏谱图》。他在谱图中特意指出:“今谱虽著庐陵,而实为吉州永丰人也。”由此不难看出,他对沙溪故里的感情是何等真挚,以至于念念不忘!离乡时,他把谐图带到任上,反复修改多次后才寄回家乡,族亲把其中的世系表也刻在了碑上。他编写的这个谱图,改变了以往"百世不迁”的修谐传统,改“大宗法”为“小宗法”,即采用五世为限,上起高祖,下至玄孙,五世之后,则另立世系,如此下续,绵延不绝。他首创的这种”小宗法”以时代为经,人物为纬,结构简洁,脉络分明,成为后世人们修族谱的圭臬。由于“小宗法”简便易行,修起来容易,很快便风靡全国,在多姓氏的民族大家庭中发挥出不可替代的社会功能。以它为媒介,使传承了一千多年的儒家忠孝仁义的伦理道德深人民间;以它为纽带,使以家族为基础的我国最底层的社会结构得到进一步维系。“小宗法”带来的社会价值,无论如何评价都不会过分。欧阳修在彪炳史册的文学建树之外,又在社会学方面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在我国文学史上,欧阳修的《泷冈阡表》和韩愈的《祭十二郎文》、袁枚的《祭妹文》并称为古代碑志的“千古至文”。我肃立在这座碑前,探起身来仔细地辨析着上面的文字,当读到“修不幸,生四岁而孤。太夫人守节自誓,居穷,自力于衣食,以长以教,俾至于成人”“岁时祭祀,则必涕泣曰:'祭而丰,不如养之薄也。’间御酒食,则又涕泣曰:‘昔常不足,而今有余,其何及也!’”时,眼前仿佛浮现出欧阳修一面挥写,一面哭泣的情景。是啊,情之至者,自然流为至文。碑面上的一千多个字,可谓字字是血,字字是泪!他缅怀父母的教诲,吞吐呜咽,交织着心中长期积淀的复杂情绪,深情地称颂着已经作古安息的双亲,尽情地宣泄着自己的痛悼与哀思。正如前人说的,读《出师表》不哭者不慈、读《陈情表》不哭者不孝一样,读《泷冈阡表》者若不是铁石心肠,焉能不扼腕叹息,涕泪俱下?我欷歔着往下读,耳边仿佛响起了韩愈在《祭十二郎文》里对亡侄的衰叹,响起了袁枚在《祭妹文》里对亡妹的悲哭,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痛由心头弥漫开来,笼罩着泱泱华夏,笼罩着悠悠历史。数千年来,华夏民族孕育的人间真情,以无形的精神力量维系着一个庞大的家庭,为人类社会的繁衍发展创造出灿烂的文明,从而也使华夏民族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我相信,只要是读过这些“千古至文”的人,心灵都会受到洗礼。

《泷冈阡表》碑历尽千年岁月沧桑,见证着千年历史兴衰,是一件十分珍贵的历史文物,也是今人研究欧阳修不可多得的资料。我索得份碑文拓片,走出泷冈阡表碑亭,只见亭前有一方水塘,秋风拂过水面,皱了一塘绿波,波中树影荡漾,偶有鹅鸭划过,好似轻抚一塘柔弦,依稀听到江南丝竹管弦之音。岸边绿树环抱,枝头有鸟儿嬉戏喧闹,使这方水塘虽静谧而不寂寞。这就是有名的“龟塘”。在塘边,欧阳水秀给我讲起了《龙王借表》的故事。相传当年欧阳修青州任上改写完《泷冈阡表》,特意选了一方墨绿色的上等青州石,刻上表文,然后运回故里。当运石碑的船行至鄱阳湖时,欧阳修梦见有青衣人说,鄱阳水府龙王闻知他的阡表碑刻乃旷世之作,欲借去看个究竟。欧阳修怕有闪失,便委婉地拒绝了。龙王得到青衣人回报,大为不悦,顿生歹意。第二天,船行至鄱阳湖心,忽然雷电交加,风浪大作,船身猛颠,马上就有倾覆的危险。欧阳修知道这是鄱阳龙王在作怪,无奈之下,只好把碑沉人湖里,选择陆路回家。途经浔阳时,他遇到了诗人黄庭坚,忍不住讲起了这件事。黄庭坚十分恼怒,当即写下一篇《檄龙文》,把鄱阳龙王骂个酣畅淋漓。鄱阳龙王读后羞愧难当,遂命一只千年老龟驮起石碑送往欧阳修故里。因碑重路远,刚到沙溪,那老龟便累死了。欧阳家人感念老龟功德,含泪掩埋了它的躯体,为它修起了一座“龟坟”。为了使它的灵魂永远在水中栖居,欧阳家人又特意挖成了这方水塘。今人游览西阳宫,凭吊“龟塘”“龟坟”,总会想起这个发人深省的传说,生发出真、善、美的联想。

离西阳宫向西没多远,有条透迤的山冈,上面遍植油茶,一片蓊郁景象。欧阳水秀告诉我,那就是泷冈,欧阳修父母的墓地就在那里。我们登上了山冈,沿着油茶树丛中的蜿蜒小路,在个呈蟠龙形的地方,找到了欧阳修父母的坟墓。墓不算高大,祭祀的香火看起来也不怎么旺盛,待近前看时,见墓柱上有两副对联,内联为:“阡表不磨崇国范,古坟犹带荻花香。”外联为:“泷冈长拱峙,香水潆环流。”墓左碑刻欧阳观夫妇卒葬的简历,右碑刻清乾隆和嘉庆年间两次修葺墓地的经过。墓后有“望碑”一座,上刻“宋敕封太师欧阳崇国公魏国郑夫人合墓”。据碑文记载,欧阳观在泰州军事推官任上去世的第二年,郑夫人带着四岁的欧阳修回故里葬夫,只在沙溪住了很短一段时间,因此不可能对家乡有多少印象。待他长大后,郑夫人经常向他说起家乡的人情世故,秀美风光,久而久之,思乡的情绪在他的心里潜滋暗长,家乡风物常常出现在他的梦里。郑夫人去世时,他正在应天府任上,曾想把母亲安葬在距应天不远的颍州以便于祭奠。但在守孝的日子里,他的脑海里总是不断地浮现出母亲描绘的家乡的情景,于是便决定将母亲的灵枢运回家乡和父亲合葬在一起。这样做既合礼仪又合情理,还使自己怀恋家乡的心稍稍得到些慰藉。我盘桓在欧阳修父母墓地,只见遍地绿草茵茵,一簇一簇的油茶树开着雪白的小花,好像是对墓中之人寄托着无尽的悼念;微风在油茶树丛中絮语,又好像是在向瞻拜的人们讲述着发生在墓中人身上的故事。在欧阳修父母墓之南一个海螺形的山坡上,还有一座坟墓。据欧阳水秀介绍,那是欧阳修两位夫人胥氏、杨氏的合葬墓。欧阳修是胥氏的父亲胥偃的得意门生,中进士后便与十五岁的胥氏成婚,两年后胥氏“生子未逾月以疾卒”。又过了两年,欧阳修续娶杨氏,然而仅仅过了十个月,杨氏却因病撒手人寰。欧阳修连失妻室,痛心不已,曾写了很多悼念诗词,寄托自己的思念之情。二十年后,欧阳修回乡葬母,将胥氏、杨氏的遗骸也运回家乡,合葬在父母墓旁。今墓前楣碑横刻“钟灵毓秀”四个大字,中碑刻“宋欧阳文忠公胥杨夫人合墓”,左右碑分刻胥、杨夫人简历。当年安葬两夫人毕,欧阳修曾站在泷冈上对乡亲们说,他死后也要葬在这里。十九年后,欧阳修在颍州去世,按照宋代朝廷规定,像他这样级别的人,死后要葬在距京城二百里以内,他因此被葬在开封府新郑县旌贤乡,未能遂生前之愿。欧阳修这次回故乡,是他平生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他葬母后离乡回到京城,先后出任开封知府、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等职,公务虽然缠身,但对家乡的思念却时时萦绕脑际。那里有他淳朴的乡亲,有长眠着的四位亲人,他曾向皇上请求出知洪州,目的就是为了便于国乡祭扫亲人的坟墓。他在十年间共上了七次奏章,但不知是何原因,朝廷始终没批准他的请求。未能回乡祭扫父母亡妻的坟墓,成了他抱愧终生的遗憾。

将要离开欧阳修故里的时候,我站在古老的泷冈上,放眼望去,冈下的泷江一碧如洗,悄无声息地向前流着,秋风拂动两岸绿柳白杨,描绘出一幅绝妙的江南风景。在这幅风景画里,我看见一片丛生的芦荻,看见一片飘扬的荻花。荻花飘啊飘,飘进了泷江,飘上了泷冈,也飘进了我的心里。啊,泷江,是你哺育了沙溪,哺育了一代大文豪!一千多年前从你的怀抱里走出的那个孩子,如今已走遍了祖国大地,走进了亿万人中间。但是,诚如他自己所说:“仕宦而至将相,富贵而归故乡,此人情之所荣而今昔之所同也....”我相信,他永远不会离开故乡,故乡人也不忍心让他远去。想到这里,我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欧阳水秀,从她的眼神里,我分明看到了故乡人对欧阳修的眷恋。


作者简介:

范文章:南阳方城县人,知名文化学者,河南省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原《青年导报》社长兼总编辑。有《地脉》《呼吸中原》《皈依》《中国历代名人墓地纪游》《踏访三国》《萦记》等多部文集出版。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责任编辑:亦锴

相关推荐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02/22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02/21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02/19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02/18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02/17

热门资讯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02/19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02/21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02/20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20/02/20

2010-2018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备102272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