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商都重兴谁首功

来源: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 2019-12-30 14:50:49
郑州:商都重兴谁首功
文/孟庆国


黄河冲出崇山峻岭来到中原,把位于天地之中的郑州一带滋润的沃野千里,草肥水丰,成为择水而居的先民们群居的首选之地。黄帝出新郑,夏、商都郑州,帝王争霸、政权更替的一幕幕历史活剧,多在郑州一带的中原轮番上演。现存于郑州的商城遗址距今3600余年,无声地向人们诉说着它的苍桑与辉煌:

这里,是世界上年龄最大的城市!

中华民族从这里走来!

华夏文明从这里肇始!

中国,从这里起步!

然而,在与大自然的抗争中,古人无法抵御水患灾难,加上政治中心的转移,使郑州繁荣不再。1900年前后开始修建铁路的时候,位于汴洛之间的郑州只是开封府所辖的一个名叫郑县、3万余人的小城镇。

伴随着工业革命的浪潮,历史再次眷顾郑州。这次机缘,依然得益于黄河。同时得益于邙山头,得益于中国现代工业的奠基人张之洞和在他主持下修建的一条铁路。

中国铁路从清光绪二年(1876年)艰难起步,铁路不仅改变了社会的历史进程,也改变了郑州的命运。

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英国及西方列强接踵而来,纷纷求在中国修筑铁路,都遭到了清政府拒绝。经过几十年喋喋不休的争吵,清庭内部以洋务派为代表的“筑路派”逐渐占了上风。1881年,时任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李鸿章力主修建了唐山到胥各庄的“唐胥”铁路。这条仅有9.7公里长的开平矿务局专用铁路,于1881年9月竣工。起初用马做动力,套用马、驴拉着车辆跑,后来改用“龙号”蒸汽机车牵引。由此拉开了中国铁路建设的序幕。

1888年10月,李鸿章提出要把唐山至天津的铁路延伸到通州,醇亲王奕環全力支持,并得到慈禧太后批准。但顽固派对它恨之入骨,数十名大臣纷纷上书,列举种种罪状反对铁路入京城东郊。看着眼前乱哄哄的样子,慈禧太后不知如何是好,又不便收回成命,醇亲王奕環提议召集地方军政要员听听意见,慈禧觉得可行。于是朝廷发出上谕,指名沿江、沿海的13位督抚、将军,就筑造京通铁路事宜“按切时势,各抒所见”。

大部分地方大员的奏章陆续报到京城,奕環和李鸿章万万没有想到,唐津铁路延展到京城东郊通州的方案,只有一人旗帜鲜明地支持,其余的都是含糊其辞模棱两可,似乎还带有调解的意思。督抚中只有张之洞的奏章迟迟未到,李鸿章预料到张之洞不会支持他,修筑津通铁路的事很可能泡汤。

张之洞与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并称“晚清中兴四大名臣”,时任两广总督。长期以来,两人的政见每每不同,甚至是激烈的竞争对手,李鸿章断定张之洞这次也不会成为他的帮手。果然不出所料,张之洞姗姗来迟的奏章:《请缓造津通铁路,改建复省干路折》,不仅不支持他,反而与众不同地在建议朝廷缓建津通铁路的同时,改建“自京城外之卢沟桥起,经行河南、达于湖北汉口镇”的卢汉铁路。

张之洞的理由是:“豫、鄂居天下之腹,中原馆毂,胥出其涂”,有了这条路,则可经井陉修支线到山西,经洛阳修支线沟通陕西、甘肃,还可“东引淮、吴,南通湘、蜀”。这样就可“经营全局”,既便于国防,又“内处腹地,不近海口,无引敌之虑”。

张之洞的奏章有理有据,理由充分,深得醇亲王奕環赏识,称之“别开生面”,报给慈禧很快获准。就此为长达几十年关于修筑铁路的争论画上句号。

修筑卢汉铁路是一件实实在在的大好事。然而,并非所有主政地方的官员都是这样认为,当时出任湖广总督的裕禄看到朝廷谕旨一百个不满意,提出不同意见百般阻挠。奕環果断处置,将裕禄调往沈阳,任命张之洞接任湖广总督。

1889年8月21日,朝廷又发出上谕,要求李鸿章和张之洞会同有关部门“做好卢汉铁路一切应行事宜,妥筹开办”。

有了皇帝的谕旨,张之洞加倍忙碌,把主要精力都用在修筑卢汉铁路上,并争取到朝廷拨款,力求卢汉铁路尽早开工兴建。令张之洞始料不及的是李鸿章从中作梗,奕環只得另有打算。

李鸿章身为北洋大臣,一直对修筑津通铁路搁浅耿耿于怀。对卢汉铁路多次找理由推脱。恰在此时,传来沙俄要修建西伯利亚大铁路的消息,他想尽一切办法说服奕環和慈禧,以关系到大清国安全防护为由,建议先修建营口到珲春的关东铁路,用来对抗沙俄西伯利亚大铁路。

李鸿章负责北方防务,先声夺人,慈禧太后听后认为言之有理,随即做出决定:缓建卢汉铁路,先修建关东铁路。

缓建卢汉铁路对于张之洞打击很大。反过来讲,为了国家防务先建关东铁路也是必要的,张之洞还是能顾全大局的,不再争论“先建后建”的问题。他利用先得到的200万两朝廷拨款,着手先建炼铁厂。1890年5月,张之洞在武昌成立了湖北铁政局,采用大冶铁矿石在汉阳炼铁生产钢轨。历时3年零9个月,汉阳铁厂于1894年6月28日建成点火,日生产生铁200吨,钢60吨,为卢汉铁路动工修建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

中日甲午战争清政府战败,于1895年4月被迫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西方列强也趁火打劫,清王朝面临种种危机。清政府在炮火中或许是有所惊醒,为摆脱困境不得不试图搞一些改革。

1895年7月19日,光绪皇帝发出一道谕旨,提出教亡图存的六项“力行实政”,修建铁路被列为其中之首。同在这一天,张之洞写出《呈请修备储才折》,重申卢汉铁路“必宜先办”。

朝廷任命张之洞为全国铁路建设“总管”,张之洞把修建卢汉铁路列为首要,又提出了修建汉口至广州、孟津至西安、开封至济宁达清江浦等6条铁路线计划,其中5条都与卢汉铁路相连。

1895年12月6日,朝廷综合各方面意见作出决定:立即动手修筑天津到卢沟桥和卢沟桥至汉口的两条铁路,张之洞负责卢汉铁路修建。

卢汉铁路工程浩大,张之洞选择盛宣怀做帮手,负责管理汉阳炼铁厂。盛宣怀有远见,有魄力,有思路,汉阳炼铁厂在他手里大有起色,在较短的时间里造出了合格的钢轨。经张之洞举荐,盛宣怀被任命为卢汉铁路总公司督办大臣。

修筑卢汉铁路需要巨大投资,这笔巨额白银从哪来?1896年10月20日,光绪皇帝发布上谕,卢汉铁路的建设资金由三部分组成:借洋债2000万两,国内招商股700万两,政府拨官银1300万两。

清政府借款筑路的消息一经传出,美、英、法、比等国的公司派代表蜂拥而来,竞相兜揽。其中,美国最为积极,美国华美合兴公司提出卢汉铁路最好“借美债,用美匠”借款包造,当然他们图的是丰厚的利润,要价高的出奇。张之洞挑来选去,看中的是比利时,认为比利时是一个小国家,钢铁资源丰富,铁路技术成熟,对中国没有“非分之想”,让人比较放心。

1897年(光绪二十三年)3月17日,比利时驻汉口领事法兰吉约见张之洞,面商卢汉铁路之事,反复磋商,张之洞代表清政府与比利时人草拟合同,中方向比方借款450万英镑,期限为30年,以建成的铁路做抵押,5年完工。事实上,比利时并不像张之洞所想象的那样让人放心,在商议合同中得寸进尺,采用“钓鱼”法,要价越来越高。张之洞只得着手另选合作伙伴。这一来,比利时人坐不住了,唯恐失去这么好的一次赚钱机会,态度有所缓和。张之洞明知西方列强价码都不低,也不想放弃与比利时合作,1897年6月4日,清政府和比利时双方代表重新坐下来谈判,最终签订了卢汉铁路的借款及其他合同。

张之洞一心想把卢汉铁路的事情办成,在与比利时谈判的同时抓紧进行开工前的准备。勘察设计,径路走向等专业技术性很强,必须由专业技术人员完成。当时国内修筑铁路人才缺乏,张之洞不得不聘用国外技术人员参与卢汉铁路修建。这些工程技术人员主要来自比利时、德国、法国、美国和日本。张之洞采取边设计边施工的办法,先易后难,卢沟桥至保定段在于比利时签约之前已开工。在“借款合同”签订之后的1898年底,比利时公司组织两只勘测队从卢、汉南、北两端开始进行全线定测。张之洞要求反复勘测“辟道取径,必求至当”,为的是找出一条理想的路线。

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时,将这条铁路北端从卢沟桥延伸至北京正阳门,卢汉铁路由此改称京汉铁路。

京汉铁路从北京一路南下,最大的困难是跨越黄河,这是张之洞早已预料的事。开封当时是河南省会,京汉铁路理所应当经由开封。可是,从地理条件上看,黄河在开封段水面较宽,而且两岸土质松软,修建铁路大桥投入资金太大。比利时公司建议在荥阳黄河地段架桥,张之洞对之提出异议,要求他们指派精兵强将实地勘测,拿出几套方案加以比选。比利时公司用了4年的时间勘测,敲定4处架桥方案,张之洞反复比对,认为在郑州架桥最为理想,有利条件有三条:一是黄河北岸有大坝防护,南岸有邙山头,土质坚硬:二是受地理环境影响,河道相对比较稳定;三是桥址河床水面较窄,仅有3公里,架桥费用比其它方案都低。

张之洞一锤定音。

郑州第一代黄河铁路大桥于1903年8月开工建造,1905年11月15日竣工,全长3015米,102孔,是旧中国最长的单线铁路桥。同时,全长323.87米的邙山铁路隧道和郑州车站同时完工。1906年4月1日,由湖广总督张之洞和直隶总督袁世凯主持,举行了京汉铁路通车典礼。“黄龙”号火车头牵引着一列时速15公里的客车,隆隆驶进郑州。

京汉铁路的开通,标志着中国铁路运输真正的开始。

京汉铁路全线通车后,张之洞另一个设想一一修筑经洛阳沟通陕西、甘肃铁路,也得以实施。1905年5月,清政府在郑州成立汴洛铁路总局,汴洛铁路建设启动。1907年3月21日,开封至郑州铁路通车;1908年12月26日,全程184公里的汴、洛铁路全线通车;1913年,陇海铁路全线贯通。

两大铁路干线交会于郑州,使郑州成为中国铁路的枢纽。铁路带来了物流、人流的集聚,带动了各种商业形态的出现。1908年11月30日,清政府批准了河南巡抚陈夔龙的奏章,郑州首开商埠;1922年3月22日,北洋政府内阁会议决定,郑州开埠通商。

郑州,这座沉睡了3000多年的古老商都,在火车的气笛声中惊醒过来,逐渐走向重兴,走向繁荣。张之洞,搬动了郑州历史的道岔,为郑州重兴立了首功。

今天,郑州人在邙山头建起了黄河游览区,山头上竖立着巨大的炎黄二帝像。两位华夏祖先深邃的目光注视着黄河,注视着中原大地的皇天后土。然而,人们在缅怀人文祖先的同时,面对滔滔黄河,面对残存于黄河上的第一座黄河大桥的17座桥墩,面对现代新建的几座飞架南北的铁路、公路大桥,还有多少人记得脚下这座不太巍峨的邙山头给郑州的恩赐?还有多少人记得万里黄河上这第一座铁路大桥给郑州拉来的商机和繁荣?还有多少人记得百年来郑州从三万多人的郑县发展为千万人口国家中心城市的历程中,是铁路的钢筋铁骨撑起了郑州这块中部高地的崛起?还有多少人记得张之洞这位中国近代工业的奠基人,在郑州重兴中的居首之功?

郑州,应该给这座黄河铁路大桥建一座纪念碑,给张之洞塑一尊高大的雕像,让人们记住城市的历史,记住这位晚清重臣在郑州近代发展史上的功绩。

 
张之洞乘车视察郑州铁路
 
火车驶过黄河铁路大桥

1904年的郑县火车站



京汉铁路通车后,汴洛铁路开始施工
 

 
作者简介:

孟庆国,河南省镇平县人,退伍军人,退休干部。曾任黑龙江省农垦分局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人民日报社人民视窗运营中心主任,《中原视窗》网总编辑。现任河南省华夏文化发展基金会秘书长,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执行总编,大型系列电视纪录片《老家河南》策划人,日本《关西华文时报》《行走河南》栏目主编。一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自学者、坚守者、传承者。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责任编辑:海涛

相关推荐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12/30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12/30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12/22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12/19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12/16

热门资讯
2010-2018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备102272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