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宜发丨“中原之星”运行试验的日子

来源: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 2019-09-09 09:38:43
“中原之星”运行试验的日子 

徐宜发


20世纪后期,神州大地春潮涌动,一股“动车组热”悄然兴起,大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之势。神州号、新曙光号、春城号、北海号等一列列动车组奔驰在大江南北,成为中华大地一道道靓丽的风景。

时代在召唤,市场在期盼,郑州局是否上动车组?

2000年6月18日,时任株洲电力机车工厂的副总工程师秦天峰,带着这个问题专程来到郑州。我们认真分析了不同形式动车组的特点,很快达成共识,郑州局与株洲电力机车工厂、青岛四方机车车辆工厂和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三地四方”共同研制开发动力分散型电动车组,这是一次新的尝试。7月3日,“三地四方”主要领导和专家集中郑州,展开广泛深入而又细致地讨论并取得一致意见。第二天各方领导共同签署了联合开发的协议,动力分散型电动车组研发工作拉开了序幕。

一切工作进展顺利。

2001年9月21,株洲电力机车工厂洋溢着节日的气氛,歌声嘹亮,彩旗飘扬,拥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动力分散型电动车组“中原之星”在这里竣工下线,标志着我国机车制造工业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金秋十月,神州大地金菊盛开,四海飘香。“中原之星”电动车组在北京完成基地试验任务来到郑州,就要在郑州至武昌间进行运行试验了。这是一次不平凡的试验,要用实践检验它的设计成果和制造工艺。

10月22日深夜,郑州车辆段客车整备场上灯火通明,人们正在为“中原之星”上线试验做全面检查。时钟的指针已指向凌晨,大家还在忙碌着。时任青岛四方机车车辆工厂的副总工程师陈迅,带领大家车上车下细心地检查着每一个部位;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王廷泽、李春阳通过微机显示屏查看记录数据;担当这列车总体设计的株洲电力机车工厂开发部部长杨志华,这一年刚过了32周岁,从他那稚嫩的脸庞上可以看出,他正在为这次试验而深思……这是一个不眠之夜。

10月23日早晨7点整,由“中原之星”电动车组担当的55001次试验列车,正点从郑州车站开出,向着武昌方向疾驰而去。车出郑州站速度上升到140KM/H。我两眼紧盯操纵台上各仪表,正为动车组的迅速起速感到高兴时,忽听司机呼唤一声:“禁止双弓!单弓运行!”我知道,这是快运行到供电接触网分相绝缘的地方了,这是电力机车运行的特点,在这个地方必须断电通过,司机呼唤的“禁止双弓!单弓运行!”实际上是“断电运行”。我站在司机的后面看到他将“自动过分相”按钮向前一推,列车瞬间失去电流,靠惰力运行通过分相绝缘地段。按设计要求,车过分相绝缘地段之后就应该自动恢复向列车供电,无电运行的时间应控制在20秒钟之内。然而,“中原之星”惰力运行了将近1分钟,车速下降到130KM/H,列车还没有得到供电。这时我意识到“自动过分相”装置出了故障,站在我旁边的杨志华让司机用“手动”装置恢复供电,试了几次都未成功。杨志华告诉我,只有停车处理了。我心里明白,试验遇到了“拦路虎”。

京广线是我国最繁忙的铁路线之一,来来往往的列车一趟接着一趟。我们临时做出决定,列车试验维持运行的前方小商桥站,返回郑州彻底排除故障再做安排。

试验列车到达郑州后,时任南方机车车辆工业集团公司的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唐克林,立即组织研究解决方案,成立了临时攻关小组,年龄最大的就属王廷泽了,这位西南交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当年才38岁,是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网络控制系统的专家。最小的陈成只有27岁,他1996年毕业于上海铁道大学,在株洲电力机车厂担任主任设计师。一台台手提电脑紧张工作,参考的数据翻了一遍又一遍,饭也顾不上吃,水也顾不上喝,方案搞了一个又一个,没有一个认为是理想的,不得不一一推翻。

这是一场硬仗!

“中原之星”过分相不能自动恢复供电,一方面,说明了北京试验基地没有想到我国电动车组发展这么快,始料不及,试验功能不完善所致;另已方面,问题的核心出在逻辑控制上,必须集中优势兵力组织攻关。

时间过得真快,夜幕降临大地。正在北京做新型机车试验的株洲电力研究所高级设计师时年37岁的冯江华,带领有关专家也飞往郑州,下飞机就投入了紧张的攻关。我们正在做我们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业,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晚上22点40分,试验小组请求运行试验。23点23分,“中原之星”动车组又从郑州车站开出,满载着希望在夜幕中疾驰而去。

试验列车通过两个供电接触网分相绝缘地段依然如故,这意味着新设计的控制网络方案又一次失败。我电话通知路局行车调度指挥中心,安排试验列车停放新郑车站,待命。

23点55分,试验列车到达新郑车站。面对一次次失败,眼看下一步试验将被打乱,怎么办?我真佩服这拨儿年轻人,他们不约而同地回答:就地夜战!

冯江华,这位年仅37岁的专业技术人员,1989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研究生班,他从刚才运行的情况和故障记录中分析,形成了一种新的思路。要解决好这个问题,必须改变原有的设计观念,从困惑中解脱出来,用新的思维方式解决这一难题。他和大家一起商量,打开手提电脑,认真核对一个个数据。通过分析他们认为,故障的现象表现在过“分相”上,而问题的实质却是电机励磁电流设定不当造成的,是变流技术不完善的一种反映。

问题的症结找到了,难关等于攻克了一半。

深秋的夜晚,凉意浓浓,然而,车上却呈现出一番热烈的气氛。在设定方案上,大家各抒己见。从设计思路的形成,到思维方式的转变;从故障现象的表现,到排查中遇到的新问题;从原因的分析,到理论原理的应用,最后集中在两个方案上达成一致意见。一是调整电机励磁电流的参数,使之更加稳定。二是逐步增大电机励磁电流达到理想值,从逻辑控制上解决。10月24日凌晨2点50分,两套网络控制模式完成设置,在静态试验中一切正常。3点20分,我直接通知行车调度员,让“中原之星”尽快返回郑州,在途中继续做试验,赢得时间确保试验任务如期完成。

繁忙的京广干线,不愧为贯穿大江南北的大动脉,过往的列车一趟接着一趟,隆隆的轰鸣声划破黑夜的寂静,显示着钢铁巨龙的威力。

4点10分,动车组从新郑车站向郑州方向开出,速度很快上升到140KM/H。接近薛店车站就要过“分相”了,司机推动自动过“分相”按钮,按第一个方案设置的网络控制模式试验成功,接触网恢复供电正常。

列车以140KM/H的速度风驰电掣般地飞驰。

又要过“分相”了,按第二个方案设置的网络控制模式试验也获得成功,并且采集到的数据优于第一个方案。

“就这么定,按第二方案编写网络控制程序!”唐克林铿然有声,为这次试验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4点50分,“中原之星”满载着人们的喜悦到达郑州车站。东方天空已经发白,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车到郑州,攻关小组的人员并没有休息,新的试验项目将要继续进行,他们还要对“中原之星”做一次全面的静态检查,保证试验顺利。

9点20分,“中原之星”按照试验大纲的安排,从郑州车站向武昌正点开出,做全程平稳性能的试验。车速在不同的区段不断变化,车上的各种测试仪器显示着不同的数据。试验一切正常。

在行车调度台上,一条红色光带显示着“中原之星”的运行情况,10点04分正点通过许昌站,12点40分穿过鸡公山,13点49分按计划从孝感站通过……

试验正在进行,试验正在顺利进行。

10月26日,历时4天“中原之星”圆满完成了运行试验任务。2001年11月18日,随着时任局长冯凌云一声令下,“中原之星”满载旅客飞驰在郑州至武昌间,成为中原铁道一道亮丽的风景。18年过去了,昔日“中原之星”运行试验的一幕幕依然历历在目,成为我永恒的记忆。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责任编辑:亦锴

相关推荐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9/09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9/09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9/08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9/05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9/03

热门资讯
2010-2018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备102272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