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富海】我城郑州: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来源: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 2018-12-03 17:31:21

 
 
       编者按:

  赵富海,1945年生于黑龙江,祖籍山东,定居郑州。做过工人、干部、报社和杂志社总编。曾任团郑州市委副书记、郑州紫油机厂党委副书记、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郑州市作协顾问、郑州市非遗专家委委员、二七纪念馆名誉研究员、《华夏文明》杂志副总编、《古都郑州》杂志执行总编、郑州文物考古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赵富海同志是中原文化的挖掘者、探索者和传承者。他勤学敏思,文功深厚,博古通今。30多年来,他在中原特别是郑州厚重深邃的史海遗迹中钩沉遨游,为社会奉献出了26部、500多万字历史文化方面的宏制巨篇。以等身的作品和研究成果再现郑州的历史辉煌,传承郑州的厚重文脉,被人们誉为熟知老郑州历史“第一人”。

  《我城郑州: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是赵富海同志拟结集付梓的又一部文集。作者以“郑州是我城,我是郑州人”的视角,通过80多篇散文、随笔和记述文章,讲过他所知道和亲历的郑州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娓娓道来,如叙家珍,亲切自然。在我的诚邀下,赵富海同志慷慨应允,将这些文稿发给我,并同意在《中原视窗》公号上连载。自本期起,本网将分期发表,与网友分享。让我们通过这一篇篇文章,一个个故事,走进郑州的历史和现实,品味作者的人生和守望。(《中原视窗网》总编辑:孟庆国)
 
  一、两个大臣搬动了郑州的历史道岔
 



 
  1906年4月1日,标有黄龙符号的火车头牵引一列客车自北京卢沟桥驶来,终点站是汉口。当时叫卢汉铁路(平汉、京汉、京广已通达广州。1913年陇海铁路全线通车。这才能称郑州是京广、陇海两大铁路交会处。不是交汇)。

  火车驶进郑县小城,城里老少爷们看稀罕,高声大嗓喊:牛逼不是吹哩,火车不是吹哩!

  1904年建成的郑州火车站,被列为全国甲等话。它是北京卢沟桥至汉口即卢汉铁路的中转站,卢汉铁路是1897年铺设,1905年建成汴洛线,郑州火车站西是陇海車站,两站之间有天桥通过。

 
  张之洞选择了郑州

 
  百年前的郑州,城区面积不足5平方公里,人口不到3万。如今的大郑州,已是有常住人口830万人,城区面积2020平方公里的大都市。

  可以说,百年郑州发展史是火车拖来的。在京汉、陇海两大铁路干线支撑下,郑县小城发展成为华北繁华的大都市。

  而郑州最初成为铁路经过的城市,源于张之洞。

  当年修筑卢汉铁路时,清廷内部争斗激烈,于是开始下诏征求沿海、沿江各省督抚意见。时任湖广总督张之洞认为,筑铁路应避沿海而内陆,内陆筑路,远离海岸,无“引敌”“资敌”之虑,具体意见是从北京附近的卢沟桥至湖北汉口修一条铁路。

  无“引敌”之虑击中了清王朝要害,清廷采纳了张之洞的意见。

  在张之洞的奏折中,设计了卢汉铁路的具体路线:“从保定、正定、磁州南下,经彰(今安阳)卫(今新乡)怀(今焦作)等府”,在荥泽口以下,“择黄河上游滩窄岸坚经流不改之处,作桥以渡河。”过黄河后,则由郑(郑州)许(许昌)信仰驿站以抵汉口。

  这条铁路不走开封而拐弯走郑州的荥泽口,由是,郑州和开封这两座城市因铁路的通达,改变了命运。

  张之洞的线路中有“滩窄岸坚经流不改之处”是指郑州邙山头,这里河面较窄,岸基坚实,最终,张之洞、盛宣怀弃开封定郑州邙山头桥址,使铁路从这里跨越黄河。

  1897年,卢汉铁路的南端终点改为汉口玉带门;北端起点改为经北京西便门至正阳门(前门)西车站。1898年底,从南北两端同时开工,并于1904年修到郑县(即现在的郑州)。郑县境内70.2公里,设有黄河南岸站、广武、郑州、谢庄5个站。

  1905年11月15日黄河大桥建成。1906年4月1日全线竣工通车,全长1214公里,改称京汉铁路。次年全线通车。

  同样在1905年,张之洞又主持修建汴洛铁路,数年后扩修成陇海铁路。

  京汉、陇海,两大铁路干线交会于郑州,从此,郑州这座城市真正落座在中国铁路大十字的中心地带,成为中国铁路交通枢纽,中国铁路的心脏部位。

  火车拉出了“华北繁华大都市”

  郑州得火车先机,“轨道衔接,商民辐辏”。

  1905年河南巡抚陈夔龙见郑州车站周边已成自然商街,上奏清廷,申请郑州自开商埠。1908年清廷准奏郑州开埠。郑州商埠位于城西南周围10多里的区域,与火车站日渐形成的商业圈相互交融同步发展。1922年北洋政府又批准开郑州商埠。1928年3月,冯玉祥主政河南,改郑县为郑州市,以此为拐点,郑州商埠业态和现代文明快速发酵。

  火车站商埠圈内,最令人瞩目的是商人往来,商风商气弥漫其间,谈商、经商、办商场、建旅馆饭店,新兴的商业把火车站周围装扮得繁华无比,新的店铺如雨后春笋般兴起。

  从火车站到旧城区的商业街陆续形成,大街小巷基本连成一片。其中火车站到大同路、德化街地段最为繁华,这里每天从早到晚人流不断,是全市商业的中心和郑州百年商业孵化器。由于人口增加,商旅往来频繁,为商旅和群众提供食宿的商业服务业应运而生,旅馆、饭店等服务业纷纷开业。

 
  火车站周边仅豫菜馆就有77家。最著名的法国饭店于1922年开张;本土商人毛虞岑的华阳春饭店1925年对外迎宾,酒楼有电梯,专营俄国大菜。

  郑州第一家旅社---迎宾旅社在火车站下沿的大同路开业,在“发财示范效应”的带动下,很快又有一些中式旅馆开业,其中较有名气的有大金台、第一宾馆、五洲、通商、中国、文明、东方旅馆等,多为中式两层小楼,设有特、甲等客房,后有膳堂。

  这当中,开封、湖北人开办的大金台旅馆最有名。大金台旅馆面对火车站,院内花草假山、凉棚遮阴,客房整洁、古朴典雅,服务周到。客房分甲、乙、福、禄、寿、喜6个档次,在同行业中占据着主导地位,慕名而来的名人,宾客多宿于此。1924年7月,鲁迅同孙伏园等10位好友应邀由北京经河南到西安讲学,往返经过郑州,两次都下榻于大金台。

  由于火车带来交通的便利,郑州很快成为中原地区大宗土特产的集散地。交易量较大的主要有棉花、粮食、油料、中药材、皮毛等农副产品,以及京、津、沪、汉等地商人运销内地的轻工产品和各种“洋”货。

  这一时期,最先发展起来的是棉花交易量的增多,棉花行栈多集中于饮马池、二马路一带,开业的花行最多时有30多家,年成交量月30多万包,成交金额达数千万元。火车站附近北起大同路,南至五权路,形成了独具一格的“银行街”。

  虽然规划的商埠建设并未如期进行,但火车站附近的大同路、德化街、福寿街、振兴街、兴隆街、一马路、二马路等,形成了颇具规模的商业圈,“每日京陇二线客货车到站时,来往行人途为之塞”。

  铁路的通车,使昔日“由摊贩而铺面,几经进展和变化,乃成为日巍壮美丽之洋楼”。郑州依靠铁路交通优势,加快了向商业性中心城市发展。

  1931年,《中国旅行杂志》举办《中国一日》征文,“征文”发起人茅盾撰文说:郑州是华北繁华大都市。

  百年三次大建

  郑州车站,百年来已融入郑州人的生活,郑州人清楚地记得百年间郑州站的三次大扩建。

  1904年,郑州车站建成,名郑县站,是为京汉线上的甲等站。当年火车试运营,1906年正式通车。当庞然大物冒着热气,隆隆轰鸣地驶进郑县城东,全城一片沸腾,人们像赶集一样涌向车站,欢叫着等待火车的到来,呜!一阵隆隆轰鸣,一辆标有黄龙的火车头拉着一列客车,缓缓停下,人们一阵欢呼,又一声长鸣,火车咣咣当当驶出车站。(那时火车时速只有15公里)众人望着远去的火车,怅然若失,爷们说:牛皮不是吹哩,火车不是推哩!

  1953年进行了扩建,三年后投入使用,灰沙石结构,候车大厅宽大明亮,车站前是巨大的广场。1959年,广场前增设公共汽车总站,百货、旅社,上下火车的旅客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等火车的月台上,到处都是说话声,送行的,告别的,热闹非凡。

  1988年郑州火车站再次进行改扩建,第二年12月28日主站楼投入使用。1999年12月28日随着主站楼的投入使用,长达12年的改扩建工程落下帷幕。

  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郑州车站已是国内少有的现代化客运站。

  自从1980年“春运”这两个字进入人们视野后,几十年来,郑州车站一直担负“春运”重任,是重要的中转站。30年间,全国10条最繁忙路线,郑州占了三条:北京-郑州、广州-郑州、深圳-郑州。“春运”期间,郑州站的南北进出站口、广场,都建席棚接待候车人,又延伸到一马路、二马路。

  1999年、2000年,这两年的“春运”高峰,在郑州车站滞留旅客高达10万人。著名油画家、清华大学教授王宏剑将这一情景画成油画,名《阳关三叠》,获得全国油画金奖。

 

 
  “铁路上的”和“市面上的”
 



  “铁路上的”,“市面上的”---这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郑州城市“流行语”。

  郑州是1948年10月22日解放的。

  解放后,“市面上的”郑州,在第一任市长宋致和领导下,全市人民“改造国民党留下的烂摊子”,种树防沙,引进工矿企业,修建纪念“二七大罢工”的二七路、二七广场、木质纪念塔、二七纪念堂。

  “铁路上的”郑州,则在老铁路原陇海花园大礼堂旧址上修建起郑州铁路工人文化宫,1951年工程开工,经过一年的紧张施工,1952年6月竣工落成,7月1日举行了隆重的开幕典礼。

  新建的文化宫由苏联专家设计,整个建筑呈路徽图案,既以人民铁路为意象,又体现了东欧19世纪的建筑风格。占地面积20500平方米,建筑面积4144平方米,使用面积3500平方米。除主体建筑剧场外,还建有图书馆、阅览室、游乐厅、展览厅、舞厅、宴会厅等;舞台设施除灯光布幕齐全外,另设有乐池、排练室、化妆室、服装室、休息室、暖气锅炉等。其设备齐全、装修高雅,成为当时郑州地区具有放映、文娱、图书综合功能一流的文化生活活动场所。

  1952年10月31日,毛泽东在郑州车站视察,登上邙山视察黄河后,到市内休息。郑州铁路工人文化宫被选为主席在郑州的接待处,当时的专列就停在现101中学西围墙外。101中学即原来的铁路一中,它的前身是1929年铁道部创办的郑州扶轮中学,是中国铁路史上成立最早的子弟学校之一,也是郑州近代史上最早的学校之一。

  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据公安部门统计,郑州“市面上的”五户中,“铁路上的”占了两户。

  到了六七十年代,郑州铁路局辖河南、陕西、甘肃、湖北、湖南五省,职工75余万人。郑州市铁路职工、家属最鼎盛时达20余万人。铁路小学11所,铁路职工居住地段分别在郑州南北两大地域。南:陇海大院,一马路、福寿街、福民街、建华街、建中街、刘楼西工房;北:南阳新村,铁路北站家属区。

  作者简介:

  赵富海、1945年生,祖籍山东,定居郑州。长期研究中原文化,博古通今,创作出版历史文化书籍26部。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郑州市非遗专家委委员、《古都郑州》杂志执行总编、郑州文物考古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责任编辑:飞祥

相关推荐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3/04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3/04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2/19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2/18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2/18

热门资讯
2010-2018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备102272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