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藏文墨怀若谷,韬光养晦有作为】《豫到大咖》栏目走访知名作家程韬光

来源: 《豫到大咖》 2020-05-15 18:08:44
5月12日上午,香港卫视《豫到大咖》栏目策划人冯斌携采编团队访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郑州市文联副主席、郑州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杜甫文化推广大使”——程韬光,带我们领略了唐代的诗风华韵。程教授自幼喜欢文学,对于唐人唐诗研究的如痴如醉,代表作有《诗仙李白》、《诗圣杜甫》、《碧霄一鹤——刘禹锡》等。《诗圣杜甫》更是获得中国当代小说奖、河南省“五个一”工程奖、杜甫研究成果特等奖等,《碧霄一鹤——刘禹锡》获得了第二届杜甫文学奖等。其作品被广泛改编为电视剧、广播剧、话剧及系列微电影,获得多种奖项。小编是程教授的忠实粉丝,这次也是带着虔诚和信仰来采访心中的文学巨匠。
 

程教授自幼喜欢文学,在初听到孩童背诵李白的“床前明月光”时,心情不似往常,而是感到兴奋和惊奇。思绪也飘回了几十里外的家,想起了家门前的枣树、地里的庄稼、朦胧的月夜、暗香的桂花,好像在李白的世界里沉醉了。再到少年时期,少年都有一种流浪的情怀,程教授青春时代的《唐代传奇》、《风尘三侠》触动了少年的心,从此之后,唐人和唐诗的那种侠义之情就深深沉浸在程教授的心里,渐渐所感受到了唐诗的养育精神。
 

秦篆汉隶写人生,唐诗宋词筑精神。说道唐诗精神,程教授感受颇多。唐诗所表现出来的主题,诸如忧国忧民、匡时济世、针砭时弊、关心民瘼、抨击暴虐、抵御外侮、力除腐败、崇尚廉明、反对守旧,要求变革、公而忘私、国而忘家、捐躯报国、舍生取义等,无不凝聚着中华民族的精神,闪耀着爱国主义的光芒。博大精深的唐诗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唐诗中的忧患意识可以培养我们的爱国主义情怀;唐诗中建功立业的进取精神,可以培养我们的事业心和豪迈情怀;唐诗中的人文关怀,可以培养我们的独立人格和高尚的情操;唐诗中精湛的艺术技巧和丰富的想象力,可以培养我们的审美意识。可以说,唐诗是回应一个时代最深沉的精神追求。
 

唐诗浩如烟海,诗人群星璀璨。程教授写李白、写杜甫、写刘禹锡,同是诗人、同在唐代,一贯而下,风格迥异。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比肩而立,他们的活动主题和诗歌内容都代表着一个盛世王朝背后的历史。他们的诗歌都抒发着正义与自由,代表着唐诗精神,为我们世世代代的中国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李白生于唐代西域,长于蜀地青莲。历经大唐盛世,遭逢安史之乱,一生豪放不羁,传奇浪漫。“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等,语言明畅,情感执著!奔腾不息的幻想,狂谵四溅的笔触,惊天破石的意象,感动着一代又一代中国人!杜甫一生颠沛流离,悲情激烈。“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等诗句,阴郁顿挫、铿锵凝重,铺陈终始,畅极淋漓,以震撼人心的壮丽史诗,将中华民族的精神播撒世界!刘禹锡性格刚毅,饶有豪猛之气。刘禹锡的诗,简洁明快,风情俊爽,有一种哲人的睿智和诗人的挚情渗透其中,极富艺术张力和雄直气势。诸如“朔风悲老骥,秋霜动鸷禽。“马思边草拳毛动,雕眄青云睡眼开。天地肃清堪四望,为君扶病上高台”写得昂扬高举,格调激越,具有一种振衰起废、催人向上的力量。“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也是他对历史、人生进行沉思之后的一种感悟。

总之,李白、杜甫、刘禹锡对于他们的时代、社会,是尽心、尽气、尽才的,也许他们并没有从大唐得到什么,但是,大唐却因为他们的存在而伟大。

 

都说文运则国运,程教授以唐代的诗风为例。唐代按照历史的进程分为4个阶段,初唐、盛唐、中唐和晚唐。初唐时,以上官仪和“文章四友”为代表的宫廷诗人们完成了唐诗的格律和格式,以陈子昂和“初唐世杰”为代表的江湖诗人们完成了唐诗内容追求的方向。此时的诗风是:“脉脉广川流,驱马历长洲。鹊飞山月曙,蝉噪野风秋。”当主张复古的李白和主张创新的杜甫肩并肩站在一起时,煌煌盛唐呼啸而至!诗风也随之陡然一变:“长风几万里,飞渡玉门关”,“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等,诗风阔达、激昂、高亢、明亮,创造出中国诗歌的峰巅。
 

持续八年的“安史之乱”将盛唐从峰巅上推了下来,以白居易、刘禹锡、韩愈、柳宗元等为代表的中唐诗人们怀着对昔日辉煌的眷恋,怀着对重建山河的妄念,积极探索着诗歌的出路和国家的出路,诗风也呈现多样化,风格平实朴素、思辨理性。“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随着“牛李之争”的加剧,中唐诗人们无力回天,眼看大唐江山日薄西山,进入晚唐。以杜牧、李商隐、温庭筠等为代表的晚唐诗人们怀着对前朝的怀念和对时局的失望,诗风转为怀古、感伤。“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当肉香艳词大行其道时,唐朝灭亡。从这些诗风转变中,我们可以深切感受到:“文运既国运”的真谛。
 

在谈到中西文化的碰撞时,程教授表示历史烟云,沧海一粟,回顾漫长的中西思想交流历程,我们应从整体上对中西关系做新的思考,或者说我们应将中国放入世界近代化的进程中,把世界作为一个整体来重新考虑中国的文化和思想发展问题。如果从文明互鉴的长时段历史来看,文化交流方能更好地展示出文明的多彩、平等与包容。走出“东方与西方,现代与传统”的二元对峙,在宏大历史进程中重新思考中国思想与文化的价值,是我们今天的重要任务。

最后程教授也对广大的文学创作者给予鼓励“挺住意味一切”!程教授说最好的保养是读书、最好的健身是写作。“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是对程教授最好的解释!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责任编辑:海涛

相关推荐
热门资讯
2010-2018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备102272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