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公老酒杯征文大赛 | 北山愚公和河曲智叟与王屋仙翁之问对 | ​作者:李玉建

来源: 大河文学 2019-08-22 10:14:41
北山愚公和河曲智叟与王屋仙翁之问对
 
作者:李玉建

愚公不愚,他运用许多现代人都为之感叹的战术手段而得到战略目标,让“帝感其诚”帮他搬走太行王屋二山而名扬天下。王屋仙翁与北山愚公相邻而居,常小酌于王屋山主峰天坛顶。当然,喝的自然是愚公老酒;在旁边端茶倒水的,自然是邻人京城氏家的小毛孩。


某日,河曲智叟来访,应北山愚公相邀,三人再次相酌于天坛顶。席间,王屋仙翁问曰:“愚公老兄,年且九十,为何非要挖山而不搬家呢?”

对曰:“穷家难舍,家里有三个光棍讨不到媳妇,着实愁煞人呀!”

智叟抱拳相揖:“‘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叩石垦壤,箕畚运于渤海之尾’。愚公兄率先垂范,身先士卒的精神令人佩服!”

王屋仙翁言:“愚公兄很会做思想工作的。”

愚公翘起山羊胡子,骄傲地说道:“那是,争取老伴的支持,那是必须的。‘邻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遗男,始龀,跳往助之’。这是在计划之内的。”

王屋仙翁言:“‘寒暑易节,始一反焉’。真是够辛苦的!”

智叟听罢,笑了笑说道:“仙翁呀,愚公老兄‘率子孙荷担者三夫’也就往渤海走了一趟。不过,这种精神真的令人佩服!”

王屋仙翁有些疑惑不解,想了想,《愚公移山》一文中,确实没有说愚公往渤海走第二趟。于是,便问智叟:“智叟兄,你和愚公老兄还有一段精彩的对白呢,莫不是唱的双簧吧?”


智叟听罢,哈哈大笑,端起一杯愚公老酒一饮而尽,说道:“仙翁老兄呀,你没看出来吗?我们的对话,是吓唬操蛇之神的,‘操蛇之神闻之,惧其不已也,告之于帝’。你想想看,愚公老兄养了三条光棍,连媳妇都娶不上,哪来的‘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这样挖下去,挖到猴年马月啦!咱得想个办法,去感动上帝,让他帮咱把山搬走,所以,‘帝感其诚,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又所以,干啥事,不能一根筋,得用战术手段,达到战略目标!”

王屋仙翁向来对智叟没有好感,说道:“愚公老兄敢想敢干,敢为人先,率先垂范,锲而不舍,挖山不止的精神值得后人敬仰!”

智叟不好意思了,笑了笑,说道:“仙翁兄说得非常好,愚公移山精神值得褒扬和传承!”

愚公笑曰:“过奖啦!不过,挖掉穷根,才有好日子过。伟人言:‘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噢,对了,听说仙翁兄对书法颇有研究,可否谈谈酒与书法的关系?”

王屋仙翁对书法有研究是真的,茶余饭后,将历史上的数百篇书法古文论进行了翻译和校注,说到酒与书法的关系,仙翁说:“书法艺术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瑰宝,是中华民族独有的骄傲。书法是线条的艺术,酒则是饮的艺术。沉醉于酒与书法的世界,酒能助书,书可尽性。”


愚公问曰:“历史上最早将书法家与酒联系到一起的,是啥时候的事呀?”

对曰:“在书法古文论中有一篇《四体书势》,是西晋书法家卫恒所写,文中提到汉灵帝时代有一位书法家叫师宜官,‘或时不持钱诣酒家饮,因书其壁,顾观者以酬酒直,计钱足而灭之’。是说师宜官经常不带钱到酒家喝酒,一边喝酒,一边往墙上写字,观看的人纷纷投钱给他,等到投的钱差不多了,他也喝够了,就把墙上的字涂掉走人。这个故事,是最早将酒与书法家联系到一起的。”

愚公有所感悟,说道:“在悠悠数千年的华夏文明史上,酒应该与书法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

对曰:“是的,后来的书法古文论中记载的酒与书法家的故事就更多了。东晋永和元年,王羲之与好友孙统等四十一人相聚于绍兴兰亭,曲水流觞,吟诗作赋,写就《兰亭集序》流芳千古。唐朝的张旭,‘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挥毫落纸如云烟’。怀素和尚‘每酒酣兴发,遇寺壁、里墙、衣裳、器皿,靡不书之’。所以,人称:‘颠张醉素’。还有‘饮中八仙’之一贺之章,‘纵笔如飞,酌而不竭’。”

愚公再问:“还有吗?”

对曰:“宋代书法家苏舜钦,‘时常酒后落笔’。元代,与赵孟頫齐名的草书家鲜于枢,‘醉极作放歌怪字’。元末明初的宋克、宋璲、宋广,人称:‘三宋’,酒后之书,为人传颂。明朝遗臣朱耷往往于醉后挥毫,所以,人们为了得到他的墨宝,‘便置酒招之,将纸墨置于席边,待他酒兴大发,他便开始泼墨’,或‘攘笔搦管,狂叫大呼’,结果是‘洋洋洒洒,数十幅立就’。”

智叟听得入神,自言自语:“这倒挺有意思!”

仙翁又说:“汉代扬雄言:‘书,心画也’。清代刘熙载言:‘书者,如也。如其志,如其学,如其才,总之曰:如其人而已’。历史上有不少书法家如颜真卿、柳公权、苏轼等都是‘书如其人’的典型代表。唐·柳公权曾说:‘心正笔正’;明·项穆则说:‘人正则书正。’酒后书写,则更能反映出一个人的性格,明代书法家祝允明为人顽世自放,纵情于酒,其草书笔力挺劲,势态活泼,正是书如其人。清代书法家傅山逍遥物外,自得天机,醉中狂草,冠绝一时。可以说,酒与书法同在,酒使不少书法家狂放不羁,不拘成法,激昂亢奋,然后笔走龙蛇,异趣横生,创造出了许多艺术极品。”


智叟听得入神,略有所悟:“听君一席谈,胜读十年书。不知道仙翁兄可有好的建议?”

“当然有。酒不仅能帮助和激发书画家的创作,而且还是书画艺术家创作的重要题材。愚公兄何不以酒会友,每年举办书画大赛,邀获奖者在王屋山下举行书画笔会,不仅将愚公老酒宣传出去,还能获得许多艺术精品。”

智叟听得入神,脑洞大开,说道:“就是,这是个好主意,愚公兄应该运用战术手段,达到战略目标!”

愚公听罢,高兴地说道:“谢谢两位老兄,来,让我们共同举杯,为愚公老酒的未来干杯!

作者简介

李玉建,河南省济源市人,1982年入伍,从军校毕业之后,奔赴云南老山前线参加对越作战,曾荣立个人三等功,荣获成都军区空军“一级技术能手”荣誉称号。转业之后,先后在乡镇、济源市委和市人大机关等多个部门任职,主要从事文秘工作。发表过多篇文学作品,散文、书法、根雕等参赛作品多次获奖。曾被济源市根雕协会、雕塑协会聘为艺术顾问。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责任编辑:亦锴

相关推荐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9/03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8/22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8/15

热门资讯
2010-2018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备102272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