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冠洲】博格达——我心中的圣山

来源: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 2019-01-26 12:42:13
博格达——我心中的圣山
文/夏冠洲

  我这辈子,恐怕要永远与博格达峰结下不解之缘了!

  1959年5月,我,一个疲惫、懵懂、怯弱、自卑的少年,从饥馑的中原,万里迢迢来到博格达峰下,来到乌鲁木齐投亲求学。那时,正是塞外边城惠风和畅、万木葱茏的初夏季节。

  新疆敞开慷慨的胸怀收留了我,我吃饱了肚子,打起了精神,开始好奇地打量起这块陌生而又神秘的土地来。

  当时我住在健康路一座土平房四合院里(现为自治区司法厅大楼所在地),出了大门就是人民广场。那时乌鲁木齐市没有多少高楼大厦,广场东面著名的天山大厦也只有三层,挡不住高耸其上的天山雪峰的。记得那天是刚到乌鲁木齐市不久,一场夜雨停了,晨曦初露,天朗气清,我一出大门,突然被迎面的博格达峰给吸引住了:她披一身晶莹的白雪,衬托着钢蓝色明净的晴空,霞光之中,雄伟、峻拔,清晰、亮丽,挺然翘然,拔地而起,如一块巨大无朋的尖顶白玉圭,晶莹剔透,发着毫光,高插天际;更如一面银色的大纛,横空出世,猎猎飘扬,摄人心魂,那阵势、那气派真的把我给镇住了。我惊讶莫名,禁不住屏气伫立,呆望许久,忘乎所以。从此,几十年来,博格达皑皑雪峰那奇崛突兀而又泰然自若的崇高雄姿,便永远定格于我的脑际,灼灼闪光,永难忘怀。

 
博格达峰(图片来源于网络)

  稍后,我逐渐知道了,终年积雪、海拔5400余米的博格达雪峰,本是绵延千里、气象万千的中天山主峰,矗立于广袤新疆大地的中心。三座冰峰相互簇拥着因而饱含力度的金字塔造型,荟萃了新疆魅力的精粹,使她既成为天山的典型象征,也是自治区首府的市山,更是新疆古今不二的地标。博格达给了我生命、勇气和智慧,如一座不灭的天灯,照亮我前行之路,不时给我以精神的鼓舞与召唤。我感激博格达,敬畏博格达,在她的脚下我生活了几十年,由一个柔弱的少年,成长为健壮的西部汉子,进而忝列为自信的小文人。期间,虽因种种原因我数十次离开过她,去到内地或南北疆其他地方,但最后都在博格达峰的感召吸引下,转了一圈,又皈依到她的身边。

  1968年10月,在知青上山下乡的高潮中,我别无选择地依依告别了博格达峰,被分配到和田。在那个僻远、清苦、风沙迷蒙的地方,我度过了一个完整的70年代。

  1980年底,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中,在博格达的招引下,我又回到她的脚下。当我再次望到她那雄伟挺拔的身姿时,曾感慨地写下一首励志诗:

 
漠南虚掷十余春,又见博峰高入云。
天赋小才似可用,我侪岂是碌庸人!
 
 
作者书法作品

  过了26年,2006年初退休后,在思乡之情的驱使之下,我回河南南阳老家小住了一年多(期间暑假和寒假,我是照例都要回到乌鲁木齐来的)。然而不期然间,却又十分强烈地怀念起博格达雪峰来,总以为新疆才是自己真正的故乡呢。于是我套用唐代诗人贾岛写了一首感怀诗,毅然回到博格达峰脚下:
 
西域为家五十霜,归心依旧忆丹阳。
老来又饮丹江水,却望天山是故乡!
 
 
天池(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真是挡不住的诱惑。几十年来,我不知多少次寻觅过、凝望过、审视过、探究过博格达的雄姿,企图真正读懂她,接受她感情的抚慰和精神的启迪。我也曾多次登上她山腰间的天池,于天风浩然中,谨掬一瓣心香虔诚地朝拜她。我知道,博格达山不仅湖光山色绮丽、奇特,而且还是一座历史文化内涵十分丰厚的神山。去年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为世界级自然文化遗产,就是明证。文化神山博格达教给了我不甘平庸的进取心,唤起我无数美丽奇幻的想象,给了我诸多创作的灵感,成了我安身立命的基点。她是我心仪的精神家园,更是我灵魂诗意的栖息之地。为了表示依恋之情,我刻了两枚闲章曰:“日对博峰”,一为小篆,一为大篆,经常钤印在书画习作上。我更写下多篇文字赞美她,如长篇历史小说《李白仗剑西域行》和《岑参》中的多个章节、片断,分别将唐代大诗人李白和岑参对博格达峰(当时被称作“白山”)的惊异、敬畏的感觉,做了悉心的揣摸和描述。我还写了《消逝的画幅》《初夏的博格达雪峰》等多篇散文,反复抒写了我对博格达峰的发见和感悟。我称她为“一轴高远立轴的古画”“一部关于人生哲理的无字丰碑”“一卷至真至善至美的宇宙学大书”。这两篇散文的题目,甚至还被我选作两部散文集的书名。
 
乌鲁木齐夜景(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全中国省会级的大城市中,似乎只有乌鲁木齐市如此得天独厚,有这么一座距离切近,而且富含文化元素的著名大雪山相依傍。我想,能够长期生活在一座著名雪山的气场中,实在是一个文化人的幸运;能作为一种用之不竭的文化精神资源,将她永远装进心中,走遍天涯,徜徉大地,更是一种幸福。我与天山主峰博格达山值是如此有缘,新疆师范大学近年在乌鲁木齐市东郊石人沟建设新校区,刚好在博格达峰脚下。我在那里集资了一套新房,特意选择了小高层的顶楼。因为从那里我就可以无遮无拦地真正实现“日对博峰”,骋目抒怀,尽情地领略她那峻拔突兀的雄姿了。
 
作者在天池留影

  几十年来,我数十次从博格达峰脚下出发,走读了天山南北许多地方,足迹北到喀纳斯湖,南到昆仑桑株河,东至伊吾胡杨林,西到帕米尔雪山,然后又回到博格达峰的身边。在她的精光激励辉映下,我写下百余篇散文随笔习作,作为我对极富魅力的第二故乡人文之奇和自然之美的深情礼赞。最近,我选编了其中60篇散文随笔,以《新疆魅力》为书名出版,以此表达我对新疆、对天山、对博格达峰由衷的感念和景仰。感谢新疆文化出版社助我实现了这一夙愿。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既属中国历代文人遵循谨记的知行格言,也是我自觉的人生追求。现在我虽已入古稀之年,但值得庆幸的是,心劲不失,腿脚尚健。对于我来说,漫长、美丽而又艰辛的文学之旅,似乎还没有结束,我还不到搁笔的时候。今后如有机会,我还要从博格达峰脚下出发,到天山南北各地行走,继续感受新疆的魅力,写下自己惊喜的观感和新奇的发现。

 

  作者简介:

  夏冠洲,作家,文艺评论家,书画家,号岵峰散人,河南省南阳人。毕业于新疆大学中文系,现为新疆师范大学文学院退休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新疆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在数十家报刊上发表各种文体文学作品1000余篇(部),共约500余万字,已出版著作近30种。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责任编辑:亦锴

相关推荐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1/27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1/26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1/18

香港卫视河南新闻中心2019/01/18

热门资讯
2010-2018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备102272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