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有范儿,誉满中原】——《豫到大咖》采访“非遗有范儿”公益传扬人范军

来源 / 《豫到大咖》
2020-07-30 18:58:12

 
人物介绍:范军,国家一级演员(专业技术二级岗),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中国曲艺家协会河南坠子艺术委员会主任,全国青年曲艺工作者联盟理事长,河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河南省曲艺家协会主席,第十、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十二届、十三届河南人大常委。


  7月25日下午,《豫到大咖》栏目组走进非遗有范儿,公益传扬人范军和我们分享了从艺经历,对原创方言剧三部曲《老汤》、《老街》、《老家》的创作历程和初衷进行详细剖析,并分享了对曲艺、传统文化如何传承的看法。
 

  受母亲的影响,小时候的范军就充满着艺术细胞。在小学放学时,六七岁的范军偶然听到了马季先生的一段相声,突然就被吸引,之后的每天都雷打不动的听相声,范军非常仰慕马季先生,“马季先生的相声口风甜,而且他亲和力特别强,就如同一块磁铁一样把我深深的吸引,我才知道还有一个艺术叫相声,这么幽默”。范军在曲艺的海洋里如痴如醉,甚至在孩童时期因为在马路上表演,围了一圈人观看导致交通堵塞,最后还惊动了交警大队。

  说起自己多年的搭档于根艺,范军说,特别感谢于根艺老师,两个人合作了十多年,他是我的良师也是我的益友益友,更像是我的老大哥,两个人合作搭配的特别默契。这一路走来,经历很多坎坷,但范军常怀感恩之心,每每谈及老师前辈们,都热泪盈眶,情绪激动。向倪宝铎老师、陈涛老师、吴子超老师、余文光老师等等请教,集百家之长,最后成为相声马家军,拜在马季先生的弟子韩兰成先生门下,也是圆了儿时的梦想,成为马季先生的再传弟子。18岁进入文艺界,牛得草、常香玉大师对范老师影响颇深,说到牛得草大师的谦逊,范军滔滔不绝,满是崇敬。与常香玉大师的结缘是在一次偶然的聚会上,当时范军在常香玉大师的儿子和母亲的电话通话里模仿常香玉大师的唱段,连常香玉大师本人也难以分辨,并说想要见见他,就这样与常香玉大师和她的爱人陈宪章先生见面,拜师。

  范军认为如今取得的成就和父母、恩师、帮助过他的人有着必然的关系,他很感恩、怀念他们。范军说,“过去说十分成功,如今这个5G时代,十三分才能成功,你得有七分的天赋,三分的努力,还要有三分的贵人相助”。

 

  2013年,范军领衔主演方言剧《老汤》,《老汤》由王宏老师亲自编写,胡宗琪老师亲自指导,经过180天斯坦尼表演的灌输、体验生活,演出轰动省会,荣获了中共河南省委宣传部“中原人文精神精品工程”重点剧目,河南文化厅重点创作剧目等荣誉。范军(《老汤》中饰演“罗小船”)荣获河南省戏剧大赛河南文华表演一等奖。作品讲述的是六十年两家百年烧鸡店的恩怨,衬托出河南人的诚信。范军说“这个戏特别蒙太奇,就像看电影一样,老棉袄一披人就老了,也不用化妆”。

  一个人的成功不是偶然,天上不会掉馅饼,“舞台上这十三块板得是真的你才能站到中间”,范军的梦想逐步升级,将这部戏带到了国家大剧院,带到了北大的百年纪念讲堂。接着,中原人文精神三部曲的第二部《老街》在众人的帮助下创作完成,同样以总政话剧团王宏老师作为编剧,由国家一级导演宫晓东导演指导,深入生活几个月,在河南宝丰马街书会现场寻访老艺人,以歼灭日寇战争中许多牺牲的艺人为素材,反应艺人的大仁、大爱、大义,在国难当头时,依然唱着河南坠子抵御倭寇。

  范军无比感谢《老汤》、《老街》的导演胡宗琪、宫晓东导演和编剧王宏老师,开创了用话剧思维理念进行曲艺表演的先河。这两部方言剧进行200多场全国巡演,所到之处感染了亿万观众,也让曲艺演员如虎添翼,让曲艺演员在表演艺术中更上一个台阶。2018年,《老街》晋京,走进北京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让河南曲艺以一种崭新的形式走向了一个新高度。

 

  在谈到对家乡河南的情结时,范军说河南是个百花园,豫剧只是其中的一朵。河南不仅是文化大省,也是戏曲大省,曲艺大省,曲种繁多,名家辈出。早在解放前,就有河南坠子皇后乔清秀被美国百代唱片公司录制了曲艺唱片。还有我们解放后的曲艺大家赵铮老师、刘宗琴老师等,也都是河南的济济人才。河南人的性格就像黄河水一样,有瓶颈,有波澜壮阔,有苦难,有幽默,有自嘲,也有豁达。范军曾经有很多到北京的机会,但他依然觉得人要有根基,要有沃土。
 

  郑州是国家的中心城市,是世界航空港,九州通衢,但如何让民族艺术回归城市,是范军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回归城市要有温度,要有关注,这就需要我们的青年力量。现在时尚的科技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们需要用科技手段传播,让民族艺术回归城市,回归青年,回归剧场 。华夏非遗馆成为了范军的眼中宝,华夏非遗馆主要做固态非遗,如钧瓷、宝剑,而曲艺是活态非遗,非常鲜活,直接和观众交流见面,用活态非遗推动固态非遗的想法在范军心中悄然萌生,于是非遗有范儿小剧场就开在了华夏非遗馆内。

  范军坦言,小剧场的建设其实很困难,仅凭他一人之力无法让这么多有梦想、有才华的孩子展示自己,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身兼数职的范军还为小剧场的演出尽心竭力,其间也累病过。范军面对镜头言辞恳切,他说“河南不缺乏曲艺人才,但他们没有展示的舞台,观众们没有听过就不知道如何去热爱,如何去传承,如何去弘扬。”

 

  无论是曲艺还是传统文化,都需要代代传承,这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工作,而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需要被看到,给青年演员一个展示的舞台,让观众热爱,口口传颂,才是传统文化的生存发展之道。
编辑 / 亦锴

推荐阅读: